• 突发奇想的一个即时短文!原梗来自wb→原梗

  • 写的比较赶,因为还有其他坑要填所以就很放飞自我了,自己感觉很OOC有点雷hhhh,当做填坑太累放松心情的一篇吧

  • 说起来好久木有写骨科了




  做超级英雄可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只是挥着自己的武器去单打独斗伸张正义可能还会好一点,但是要和一群怪咖配合起来除了身体上的疲劳,精神上的折磨也是一大问题。

就算是集合了现代尖端医学科技精华,比普通人类的体能要强上更多的半智械的身体,在连续一个月的高强度作战任务的摧残之下也疲惫不堪了。

所以,当源氏拖着身子回到基地见到半藏时,嘴巴快过脑子的下意识的说出了某句话——

眼前的人先是一愣,伸出的手不知是想要拥抱还是只是想拍下他肩膀,总之听到他的话后半藏的手僵在了空中,随着尾音的落下,他的表情几乎要凝固在脸上了。

尴尬的氛围弥漫开来,半藏咬了咬嘴唇,他移开了视线,用小声但清晰的话语回答:

“可以。”

“啥?”

听到半藏的话首先一愣的反而是源氏,他真的太累了,导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他盯着他兄长僵硬的脸和似乎微微发红的耳根,回忆了三十秒才想起来他刚才说的话。

他说——

[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胸吗?]

源氏感觉自己简直要瞬间原地爆炸,在脑袋里面搜寻到这句话时他浑身的排气阀都快要飞起来了,而他的视线正好撞到了此刻刚好瞟过来的半藏的,于是两人立刻下意识地避开了,他觉得自己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总之,用什么方法都好,他现在、立刻、马上需要离开这里,在他的哥哥拒绝他——

等等?

等等等等。

半藏刚才说的是——

[可以?]

“哥哥,你说......”

当源氏开口想要再次确认的时候,他的哥哥却没有给这个不争气的混小子更多的耍宝时间了。

“跟我过来。”

他一把抓着源氏的手臂,拉着他走到了他自己的房间,把源氏推了进去。

“哥哥,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

源氏拼命想解释着什么,但他面前的半藏已经解开了上衣,他的视线黏在那只脱衣服的手上,跟随着手指的动作当布料滑落的时候,他屏息着,眼睛几乎要贴在那堆圆润饱满的胸肌上。

剩下的话被堵回了嗓子眼,那对胸离他越来越近——半藏稍微走上前,他伸出一只手勾住了源氏的脖子,在源氏的惊呼声中把他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上——

“工作太累了吗,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孩子。”

带着叹息和无奈的话语从头顶穿了下来,一双手插入了源氏的发间轻轻揉着。

一开始紧张和心跳加速的感觉在这样的安抚下逐渐平静了下来。

带着薄茧的手指摩挲着,半藏的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他找到了源氏头上的穴道按摩着,后者舒服的放松了身体。

说出这种话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源氏承认他哥哥的胸部的确是对他有着一定程度上的吸引力,每次战斗的时候看着袒露着的大半胸部随着肢体的拉伸、体温的上身和汗水而起伏的胸肌的线条,在那之上的龙纹也变得更加活灵活现的逼真......

没有人会用这样的眼神去看待自己兄弟的胸,所以源氏一直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这个秘密。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男人的胸脯不似女性的柔软,甚至还有点硬,被风霜洗礼的皮肤表层有着粗糙的触感,源氏的视线沿着他哥哥的胸口滑到了腰部,他注意到了隐没在腰线上的一些结了疤的伤痕,机械的手指轻轻抚摸了上去。

“别再叫我小孩子了,我从年龄上来说已经是个大叔了......”

虽然嘴巴里这么说着,但是语气还是透露着不成熟的倔强脾气,源氏一边嘟囔着,一边用双臂轻轻拥抱住了眼前的半藏。

半藏的身上有着清酒的味道,樱花从记忆里飘了过来,不急不缓的平稳心跳传递到耳中,像是拍打着的让人心神宁静的节奏音符。

[是想念父亲母亲了吗]

虽然想要这么询问,但是话到了嘴边,半藏还是选择收了回去。

智械的身体保持着和人类一样的恒温,这样的设计可能是基于保证源氏体内仅存内脏的运作,也可能只是为了让他更偏向“人类”这边,但无论哪边,对半藏来说都是一样的。

彻底放松身体的源氏把大半的体重都倚靠在了半藏的身上。

传递而来的逐渐加沉的体重和温度,是名为“源氏”的重量,就像是倾斜着的沙漏和层叠覆盖的时光。

半藏继续轻柔着源氏的头发,任由这个只在他面前展露小孩子一面的混球在他胸前来回蹭着,嘴角微微上扬。

直到不安分的家伙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他已经并非孩童——

 

“源氏。”

“唔?”

“不许舔。”

 

-end-

评论(14)
热度(220)
 
© 梓医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