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爆周day1的正剧主题~)


1.

当一颗炸弹在詹米森的脚边炸开的时候,惊恐和兴奋让肾上腺素飙升,他趴在地上,汗毛都竖了起来,耳边所有的声音像是被压缩成了电视机里失焦的信号,刺耳又疼痛,但这都不妨碍他此刻的兴致高涨。

而正当他准备以同样的火力“回敬”给对手的时候,通讯器里传来温斯顿大吼的声音——

 

几分钟之后,詹米森来到了目标集合地点,这里离主战场远一点,守望先锋的特工们为了某个即将执行的任务而专门清扫出一小块区域。詹米森就在这里和他即将要一起组队的队友碰头。

他刚到达就看到了美,她还是穿着那么严实,带着一副有点蠢的眼镜,正低着头看着终端机上的任务数据嘴巴里面叨念着什么。

“噢,上帝,饶了我吧。”

詹米森发出了夸张的哀嚎。

当指挥官把他从正面战场上拉过来,跟他说会派个人和他一起执行一项更刺激的任务,詹米森有想过会对方会是哪个怪胎变态,是那个不知道是人还是什么的智械忍者?还是那个枪法不错但行动可比外表看上去笨重多了的牛仔?或者是那个来自东方的弓箭手……噢,拜托可千万别是那个人,我可不会把宝藏的位置告诉他。

但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周美灵。

“嘿,长官,你确定你没有搞错?”

詹米森立刻对通讯器那边的温斯顿发出了质疑。

“我们协议过,在战斗中你得服从命令,‘狂鼠’特工。”

“就她……”

詹米森拖长了尾音瞟向了一旁的美,他吓了一跳,因为对方显然听到了他们之间的谈话,正一脸不悦地瞪着他。

“时间紧迫,希望你们能尽快完成任务。”

说完,通讯就终止了。

“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美那张向来好脾气的脸上此刻堆满了恼怒的情绪。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詹米森并不是看不起周美灵,相反,他对美擅长的那些……自己可能永远都没办法搞明白的领域保持敬意。

他身边可有不少女性战士,当初在澳大利亚的时候,所有人在战争和辐射带来的阴霾中变了样,这其中自然包括很多姑娘。她们聪明又狡猾,如同灵敏又矫健的野兽,杀人更是有独到的技巧,稍不留神就会被漂亮妞给拧下脑袋。

詹米森接触最多的就是这种女性,加入守望先锋以来,身边的女性战友虽不如以前遇到的那些……野蛮,但是也拥有不容小觑的战斗力。但美显然不属于她们中的任何一类。

她看上去就像是大伙谈及她的国家都会想到的某种动物——熊猫?

看上去温柔又乖巧,但她同时也是个科学家,她嘴巴里面总是说着詹米森不懂的学术用于,偶尔夹着几句中文的方言开玩笑,就像是悦耳的民谣……

总而言之,在詹米森眼里,像美这样的女孩儿就应该好好呆在实验室里,而不是上战场。

“你得听我指挥,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老大了。”

詹米森拍了拍胸口,趾高气扬地命令。

“我希望你在说出这个建议的时候,也能排列出来足够让我信服的理由,否则请容许我拒绝。”

美对她的“建议”表达了相当直接的否定。

“而且——”她补充道,“你真的记住我们任务的内容了吗?其他战士们负责在主战场吸引火力,给我们留下充足的时间去目标点拿取资料,这本来是我一个人的任务,但是以防万一,派你来当我的助手。当然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你帮不上忙,只是希望你能别妨碍我。”

她说话的语气比平常快速了些,但并不急躁,看上去真的像在为此而烦恼。

詹米森被她堵得有些说不上话,心里甚至还有点儿委屈。

于是又责怪起了上周不听他命令(他自认为),导致自个儿受伤必须修养的路霸。

虽然那个猪脑袋总是给我捅娄子,但可比小姑娘好对付的多。

詹米森无奈地想。

时间紧迫,并没有多余的空闲给两人斗嘴。于是又互相争吵了几句后,他们就沿着温斯顿给出的路线出发。

 


目的地在智械的工厂,它们在这里开发了高危的新型武器,守望先锋集结了一次突袭,但当时搞错了工厂的位置,导致战线拉长,主战场也因此转移。

在后续的加长战中他们终于勘测到了工厂的具体定位,为了尽快结束,因此派美和詹米森潜入尽快取得关于新型武器的重要资料。
“嘿,听我说,好吧,我愿意当你的 助手,毕竟咱们可是战斗伙伴。而你真的是找对人了,我在这方面可是个天才,首先咱们得低调,偷偷摸摸的潜入,再炸他们个措手不及……”
“如果你再不小声点的话我们很快就会被发现了,而且,没有炸弹,我们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炸工厂”
两个人这个时候正趴在工厂外不远处的丘上,用望远镜观察情况。
和温斯顿之前给到的信息一致,智械们显然被守望先锋逼上了绝路,他们派出大部分战斗力前往主战场,而工厂的防御则相对放松。
“1、2、3、4……5,有五个人把守……”
“好,我们现在就去炸翻天!”
“等等!"美一把拉住了已经掏出炸弹满脸兴奋的想跑过去的詹米森,投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我们不从正门进,从侧门。”美提醒他,指了指建筑侧面的方向。
“明白,一会我去弄点动静出来,然后我们就趁着他们乱成一团的时候潜进去!”
美露出了故作惊讶的表情,詹米森赶紧假装咳了两声。
“你可别拖我后腿!”
他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膛。
“那就拜托你了,炸弹魔王先生”
美笑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对詹米森露出笑容,她对他以外的人从不吝啬温柔,詹米森感觉心情有点奇怪,他一边说着“行吧我喜欢你这称号”一边尽可能把注意力放在眼下的任务上。


定时炸弹发出巨响的时候,两人趁着巡逻的智械来到了侧门,温斯顿提前给到的病毒入侵终端破坏了密码锁,他们潜入的很顺利。
两个人像James Bond一样的躲避着智械士兵的视线,好在看守在这里的人并不算多,还有一部分被外面的动静给引走。他们分头行动,詹米森偷袭了监控室,把看守给打晕——他难得的没有弄出动静,而另外一边的小美也成功用冰枪破坏了摄像头。

花了一番功夫他们终于来到了资料室。

“你去里面抓紧干活,我在外面。”

詹米森拍了拍她的肩,他的表情看上去比平常要严肃,两个人之间不知不觉中默契了许多,只需要几个手势和眼神他们就能快速的理解对方的意思,似乎已经忘记了一开始剑拔弩张的样子。

小美点了点头,进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拍了下他。

“有什么情况就立即告诉我。”

詹米森只是嫌她啰嗦的又催促了两句,他没有回头因此也没有看到美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霾。

 

2.

在真的见到美之前,詹米森对她的评价是——“哇,那可真酷。”
南极洲生态监测站的幸存者,来自中国的气象学家,在极限的环境中接受到守望先锋的信号并且义无反顾的选择为世界而战——她可真够酷的。
在詹米森眼中,美是他真心钦佩的战士。

但真的见识到她本人后,更多的却是不解。
詹米森无法理解在经历过那些事情之后,她为什么却还是能够保持得如此……心平气和?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美给他的感觉和想象中的出入很大,他总觉得有种怪异的错,。而他通常把这归结为——因为美也是个和自己没什么差别的疯子。

数据室内,资料考入的进度条缓慢的前进着,安静的空间里,一种无形的压力让美陷入了轻微的焦灼。
她的手心和额头冒着汗,找寻着能让自己集中精力的事情,而这只是让她的焦虑愈演愈烈。
她需要时刻保持热情,在研究或者任务之类的事情上。这次任务也是,温斯顿一开始并不建议她跟来,而她强调希望自己能够做出更帮助大家的事,同时她也知道温斯顿正为此次任务人手不足而烦恼。
她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如果停下来的话,停下来的话……
进度条终于读取到了99%,然而放红线逼近最后一格时,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警告标示,伴随着还有轰然响彻在耳边的鸣笛声,整个工厂内都回荡着刺耳的声音。
“发生什么了!”
门外传来了詹米森的声音,科学家只感觉脑袋像炸开一样,她浑身发抖,手指都在微颤,他们没有时间了,很快那些智械士兵就会锁定这里。
但除了恐惧,一股侥幸的兴奋也同时在心里腾生,她深吸了一口气,大脑逐渐冷静下来,之前学习到的应对这种紧急情况的数据在脑海中整齐的排列,那些知识操控着她的手指输入正确的代码,警报的声音戛然而止,与此同时,资料考入的进度条重新进行中。
她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她迫切需要永远有事情能占据她的大脑,她需要忙碌……

因为一旦停下来,她就不得不被在南极失去朋友们的重大悲伤所压垮,而自己作为仅剩下来的一人,必须要替所失去之人完成他们未完的任务。

该死的,到底发生什么了。
詹米森咒骂着,因为刚才的警报音,之前被他们引走的所有智械士兵迅速赶了回来。
十,二十,三十……不止,詹米森根本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他背贴在资料室的门上,那些智械士兵们眼睛发红的用枪口对准他的头。
那个小姑娘果然拖我后腿了,但是——

“我可是老大,想要动我手下,得先过我这关!”
他大声吼着,到后半句的时候整个人笑了出来,腹肌也跟着颤抖。
恐惧?好吧,他曾经断掉这条腿的时候的确感受过恐惧,当时真的吓得都要尿裤子了——詹米可没夸张,他确实吓得浑身发抖,两眼发白,然后,在大脑天昏地转的晕眩中,他感受到了——兴奋和难以言喻的快感。

从痛苦中汲取力量,无论是被辐射压迫的脑子发狂还是身体变异,甚至是被炸弹轰炸得身体破碎……

你趴在地上,内脏肉体和垃圾混在一起发臭,恐惧惊慌憎恨全部都变成了食粮,你咬牙切齿的喊着夺回属于你的东西,然后站起来——
你只能站起来,因为这是你活下去的唯一方式。


“用你的冰墙把门给我堵好了!”
他猛地拍了下身后的大门,感受到隔着门板瞬间传来的凉意勾起了嘴角。
来吧,来开派对吧,来点烟火怎么样!
第一个地雷在他的脚下爆炸,他早就熟悉了这种战斗方法,身体被震得飞上高空。

“哇哦!这可真是刺激!”
他下半身因为刚才的地雷爆炸还颤抖不已,视线向下目之所及所有的空间几乎都塞满了智械士兵。它们双眼放红组成一片红光的河海,在短暂的能量积蓄后,更加刺眼的光芒冲着天上的老鼠发射过去。
“接下来是……简单的几何学!哈哈哈哈!”詹米森狂妄地笑着,他的枪口发射出炸弹,与能量波撞在一起轰然炸出火光。
浓烟弥漫,他用震荡地雷炸乱了智械的阵型,落到地面上的瞬间再放一个地雷让自己弹跳飞起,他刚刚站立的位置立刻被充能墙弹轰出一个坑。
把它们全部炸烂!
詹米森的脑子里逐渐被唯一的信息给占据,流弹扫到了他的胳膊,肌肉筋挛的一瞬间,另一发子弹擦过了他的脖颈,血立刻流了出来。
“来试试看吧!把你们炸飞天!”
嘴巴里有血的味道,视线瞟了一眼被暂时被忽略看上去还很安全的资料室大门,他用最后的地雷让自己腾空,子弹的轨道追着他的身体,在他眼中仿佛变成了派对的彩条,眼中所有的画面仿佛被放慢了,火花,硝烟,炸弹,五彩斑斓的色彩融在一起,他的耳边响起了摇滚乐,时间仿佛回到了第一次打胜仗的那天——

他拖着自己的破腿,炸烂了一整间酒吧来为新生庆祝。
还剩多少个,十个?十五?二十?
差不多,人头老大我就先抢啦!
剩下的……就留给你这个当跑腿的小姑娘收尾吧。

录入资料的硬盘被拔了出来,冰墙轰然倾塌,先前被隔绝的所有声音、气味全部都涌了进来。
前气象学家,现守望先锋的特工周美灵深吸了一口气,她身后的急冻装置在冰枪中凝结成尖锐的冰柱。

“拜托你啦,雪球。”

与这狂躁的战场不符的清脆的女声响起,,可爱的智能无人机飞了出来,显示屏上的眼睛开心地眯着成两条弯线。

美打开了门,滚滚地浓烟涌了进来,“雪球”穿过烟尘和枪林弹雨,飞到仓库的最上方,卷席着冰雪风暴,气温骤然降低。

“冻住它们吧!”

美笑着对“雪球”喊到,她穿梭在暴风雪中,开心地就像是冬天在打雪仗,枪口瞄准了智械士兵的脑袋,一发发射中击毙他们。

在这之前,她虽然有过最基本的枪术训练,但真正的用于战场上的次数还是非常少。

那双手,比起握着武器去手刃仇敌,更多的是放在键盘上运用她的知识来拯救别人。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不会战斗,如果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的话……

她找到了狂鼠的位置,被一圈智械围住的战士看上去狼狈不堪,他的身上在冒血。

真是不想被小弟看到身为老大这样的模样。

詹米森擦了下嘴角的血渍,当他们的视线相撞时,他清楚的看到了那张总是摆着温和笑意、或者鼓起腮帮气呼呼说话的脸上布满了惊慌的神色。

她的眼睛里似乎氤氲了雾气,但很快,在下个眨眼就变得坚定,她抿着嘴唇,手中的枪口对着詹米森,冰雪在枪口中飞旋着凝聚,冰柱发射的瞬间,周身的气流和寒气躁动盘旋,那只冰锥直直地插进了詹米森身后准备偷袭的智械士兵的脑袋,机械立刻停止了运作。

“冰墙!”

随着美的声音,一道冰铸的高墙在詹米森的脚下升起,隔绝了敌人的袭击的同时,把他送到了安全的位置。

“资料已经取到了,我们撤退!”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脚下凝结出一块冰做成的滑板,而暴风雪覆盖在地面上,形成了天然的滑道。

詹米森惊愕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他是第一次见到女科学家战斗的样子,好吧,现在他得推翻之前对这个小姑娘一切的猜想,果然,她和他以前认识到那些猛兽般得女人是一样的。

只是这个野兽的外表,稍微可爱了那么一点点?

他撑起了身子纵身跃到了美的滑板上,握紧了自己的枪,两人滑行在工厂内,低温地风刮得脸发疼,詹米森浑身发抖,但他却感觉到血液沸腾。

炸弹和冰柱接连让他们的敌人爆炸,这感觉就像是参加一场真正的派对,两边是庆祝的烟火,而他们是这场盛宴的主角!

“你还记得那头猩猩告诉我们要谨慎行事吗?”

詹米森故意这么问道,回给他的是美爽朗的笑声。

“偶尔也会有特例不是吗?笨蛋鼠先生。”

“嘿!我可不喜欢这个称号!”

滑板载着他们驶出了大门,詹米森把仅剩的全部炸药都扔到了工厂里面,两个人互相搀扶着,他们身后很快传来了轰然巨响,滚滚热流卷走了最后一丝寒意,而他们并没有回头。

 

3.

美承认,她一开始确实对詹米森有所偏见,守望先锋给到的信息里,爆破狂、抢劫犯、小偷、各种各样的信息组成了这么一个看上去——明显是个坏人的家伙。

她不知道温斯顿为什么要召集这么一个恐怖分子进来,但这都不是她讨厌詹米森的理由。

真正的理由是,她不喜欢狂鼠战斗的风格。

他们之前也曾经一起出过一次任务,那次参与的特工比较多,美只负责一些数据分析的活,而詹米森在战斗前线。

他看上去就像是个疯子,对敌人毫不留情,对自己也是……

美根本不敢想象这家伙居然会浑身缠满炸药去战斗,他甚至还得意洋洋地说如果自己被打爆了,那么他身上的炸弹就会引爆,给那些家伙点颜色看看。

从那一刻起,美就决定离这个家伙远一点了。

她从南极带着关乎全球人生命安全的数据,踏着暴风雪走出来,当守望先锋的特工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奄奄一息。

在那些无数个想要放弃的日夜,是她逝去的曾经的同伴们支撑她活下来的。

你得活下去,你必须活下去。否则他们的牺牲就会毫无意义。

而她无法再一次承受身边朋友失去的痛苦了。

只是,在真的看到詹米森的战斗时,她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对他的误解。

詹米森和自己一样是个傻瓜,但他并非是真的毫无头脑,相反,他拼命的让自己活下去,但为了保护自己认为值得的,愿意豁出性命。

她似乎察觉到了自己一直忽略的最宝贵的东西。

她想如果是她的朋友在身边的话,一定会告诉她,再多为自己考虑一些吧。

 

 

“好吧,美,咱们有些话得说清楚。”

当两人终于撤到了安全的地方,詹米森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对美说。

他表情很古怪,看上去很不服气,但又硬着头皮必须说出来。

“你这次帮了大忙,我狂鼠暂时任命你为我们特别行动队的老大!”

他刻意地加重了暂时两个字,而正坐在地上休息的小美闻言惊讶地看着他,接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可真逗,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给我严肃点儿!咳咳咳。”他拍了拍胸口,接着又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心虚地强调着:“只是暂时!给你半天的时间,但这事儿你得跟路霸保密,否则我这个老大的威严就……”

“我知道啦,詹米森特工。”

这是她第一次正式的叫他的名字,詹米森曾经说过,美的声音……对的,没错,就像是悦耳的民谣。

那些字母在她的唇舌中仿佛被施了魔法,带着像是烤熟的面包一样香甜的感觉。

詹米森躲开了她的视线,他的耳根有些发烫,而他把这归结于刚战斗完脑袋还在充血。

 

明天过后,他们会用新的眼光来审视对方,而未来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彼此。

 

-end-

评论(3)
热度(29)
 
© 梓医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