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AU系列的第四章·结局!简单来说大概是 大佬藏X纨绔少爷源 ?!

前篇请走↓↓

【Lust for the leash】     【Holiday】 【Rainstorm】(上)





 1.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风起云涌,乌黑的云海卷集着闷热的气流,伴随着几声闷雷,雨点淅淅沥沥地落下来。

水液渗入布料,窜入皮肤的凉意让半藏打了个哆嗦。

震耳欲聋的雷声响彻在耳边,不一会,雨势就加大了。

衣服黏附在皮肤上的感觉很糟糕,身体的酸痛感仿佛被放大了,这疼痛也让半藏清醒,他摇了摇头,把积郁在胸口的烦躁长叹而出。

不知道源氏怎么样了。

平复心情后,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是对方狼狈的面容。

半藏知道自己今晚下手并不轻,他被冲动驱使,但本意并不是想伤害源氏。

越是想着对方,内心越是被自责拷问。他向别墅折返,无论如何,先安置好弟弟才是眼下最重要的。

与此同时,岛田家向来严谨的家主却没有发现,黑暗中不远处的道路拐角,一个隐藏着的身影用黑漆的枪口瞄准了他的脑袋——

 

“轰——”

 

闪电伴随着惊雷在天空炸开,豆大的雨滴砸向了地面,飞溅起水花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

雨水冲刷着红色的液体,像是晕染的颜料,不远处别墅的灯光在雨帘中朦胧成一团白亮,随后,眼皮将视线中的画面闭合,只留下在耳边越来越清晰的雷雨之声……

 

-

源氏醒了。

他先是动了下手指,从手臂到全身逐渐恢复知觉,然而他刚想起身,却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散了架一样既酸疼又沉重,连脑袋也昏昏沉沉。

小少爷发出了痛苦的抽气声,脑海中闪现着凌乱的画面,最终走马灯般完整的拼凑在一起。

不知道哥哥的身体怎么样了。

源氏摸了摸脸,上面贴着浸了药液的纱布,比起自己的身体情况,他现在脑子里更多的是半藏昨晚痛苦的模样。

无论是愤怒的殴打、嘲讽的话语还是折磨般的XING%JIAO,半藏的眼底始终沉着痛苦的暗光,他看上去比起教训源氏更像是要惩罚自己。

想到这里,他如鲠在喉,抓着被褥的手指不安地搓着,冷静了一下后向门外大喊:“来人!”

突然之间,源氏感觉心脏毫无预警的剧烈弹跳了一下,这种毫无预兆的心悸让他睁大了瞳孔。

门打开,走进来的岛田管家看到他捂着胸口,痛苦的五官都皱在一起的样子,立刻慌张地拨打了医生的电话。

“我没事……”深呼吸了几下,源氏喘着气对管家摆了摆手。

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少爷您还是多休息下吧……”

“半藏……我哥他在哪?”

他紧张地盯着管家的脸,背脊冒着冷汗,内心既期待又害怕从对方口中听到自己预感的答案。

管家移开了视线,他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最终吞吞吐吐的开口:“少主他,少主他……”

 

 

 

2.

医院的走廊飘着消毒水的味道,安静的只有走动的脚步声,突然之间,急促的奔跑声打破了平静。

护士们有些嫌恶地望过去,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不懂礼貌的家伙在医院吵闹,望过去映入视线的是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人,但他现在看上去状态似乎不太好,衣服穿得皱皱巴巴,头发乱七八糟,脸上还贴着纱布似乎刚挂了彩,漂亮的面容此时却苍白又憔悴。

医院里这种病人家属并不少见,也许又是一个为家人担忧的可怜男孩吧。

围观者们在心里叹气,但还是义务性的过去提醒他保持安静。

 

源氏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后悔过。无论是过去和家族人的每一次争吵,还是没赶上父亲临终前的最后一面……那些事情让他心感遗憾,但都完全无法和此刻的心情相比。

半藏就在眼前的病房里,而源氏只能隔着玻璃窗看他。

明明才隔了半天,源氏没想到再见到对方会是以这种形式。

听手下的人说,半藏就是昨晚遭到袭击的。

和源氏吵完架的少主,也许是因为心情烦闷,就支开了手下人,但刚走出别墅门外没多久就被人从背后开枪偷袭。

因为下雨的缘故,加上半藏本身的敏锐神经,他闪避开了要害,枪弹最后打在了他的腰腹位置,但后来因为失血过多也险些丧命。

现在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医生无法保证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以及今后是否会留下后遗症。

源氏紧盯着房间内的半藏,睁大的瞳孔布满血丝,心跳随着病房内心电表的指示音跳动。他感觉周围的墙壁都像自己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这让他喘不过气,脑海中一遍遍回放着昨晚的画面。

如果自己没有和半藏争吵的话……如果……

身体和大脑都仿佛沉在了透不到光的海底,冰冷的海水洗去了在这之前所有的温度。半藏的声音、表情、肌肤结合时滚烫的身体刻印在源氏的感官里,但这一切都随着眼前令他难以接受的事实而逐渐冷却。

他和半藏之间那道无法跨越的沟壑终于具象化成了现实。脑内不停回放的记忆折磨着他,他现在只想和半藏交换,如果是自己躺在那里就好了,他不该……

愤怒的一拳砸在了玻璃上,闻声而来的护士们赶紧把他拉开,提醒他控制情绪不要吵到病人。

 

岛田家的管家担忧着看着坐在休息椅上的源氏。

家族的现任家主已经倒下了,而另一位从未关心过家族事业的少爷如今也变得失魂落魄。

其实半藏遇险并不算是意外,少主对此早就有预感,他之前为了打压家族长老们,做的很多事情已经激起了一部分人的不满,那些人早就对他恨之入骨,当被逼上绝路时,足以想象他们会做出怎样歇斯底里的事情。

只是岛田少主向来心思缜密,做事稳重,他一直小心谨慎的隐藏行踪,处理完家族事情后更是给自己和源氏周围加大了防守力度,但可惜还是百密一疏。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小少爷了吗?

管家不禁有些担忧,源氏看上去精神状态极差,而他们的敌人又可能随时趁虚而入。

“我需要……”一直垂着头的源氏突然发出了声音,“我要马上回去,我需要一些资料,麻烦之后帮我备齐。”

平淡的语气却没有丝毫的温度,源氏的眼中沉着深色的阴影。

 

源氏并非未接手过家族的事业,他从小和半藏接受同样的继承人教育,但后来因为厌恶岛田家的工作,所以对待家族交代给他的事情他从来都没上心,到后来被烦的多了,就开始公然抗拒。

在半藏还未醒来的这些天,他翻遍了各种资料文件来了解岛田家的情况,也逐渐的明白了半藏的用意——但他依然无法认同。

担心和自责并不能够成为他认可岛田家的理由,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会放过企图杀死半藏的人。

源氏从半藏的邮箱中搜到了大量关于某个家族的信息,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山田组作为岛田家的分家,势力庞大,他们甚至能够左右岛田家主的决策。宗次郎病重之前,他们就对身为长子的半藏百般奉承,而实际上,前任家主的死因也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但他们的如意算盘被打破了——半藏继任后非但没有对他们言听计从,反而试图分割他们的势力。

山田组呈上的文件里时不时就旁敲侧击的指责半藏忘恩负义的所作所为,但少主对此置若无闻。

眼看半藏的势力越来越强,家族的地盘都要被瓜分完了,情急之下,他们才想出这样的下策,去偷袭岛田家的家主。

这非常冒险,一旦被发现可是背叛家族的大罪。

究其目的的话……

源氏从数月前山田组长老与半藏的通讯信息中发现,他们从一开始的试图控制半藏,到后来拉帮结派掀起风波,制造舆论导向,公然挑衅和质疑半藏的能力,而他们真正的目的则是——源氏。

既然岛田家的少主不听摆布,那么干脆除掉,扶持那个看上去没什么头脑,也更好控制一些的次子源氏好了,而之前关于让源氏联姻的信件也是他们发出的。

当源氏整理出所有的信息后,手下人也发来消息说他们找到了山田组偷袭半藏的证据。

所有的筹码都已经备齐了,剩下的只需要一个计划。

“联系家族的所有人。”源氏命令:“我要召开家族紧急会议。”

 

 

 

3.

“哥,我下不来啦。”

头顶传来了委屈巴巴的声音,半藏抬起头,阳光从花瓣的缝隙中透过来,有那么一刹那的刺目晃得他睁不开眼睛。

半藏伸起手遮挡着光,眼睛眯了下后聚焦看清了趴在树上、紧抱着枝杈,浑身发抖可怜兮兮的幼弟,小家伙正一脸哀求的看着自己,眼角红红的似乎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半藏叹了口气。

“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啊。”

所以怪不得父亲给这家伙起名叫“小麻雀”,整天宛如雀鸟一般聒聒噪噪,还总喜欢上蹿下跳,这样爬到高处下不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错了嘛。”

源氏小声的嘟囔着,向来顽皮倔强的性子现在可算是愿意认错了。

“真拿你没办法。”半藏无奈地摇了摇头,阳光将花瓣的剪影印在他的脸上、身上,他仰起头,嘴角勾起笑意,向着源氏的方向张开了双臂——

“到我这来,‘小麻雀’。”

 

 

半藏在这时醒了,他下意识地抬了抬自己的双手,却发现身体疼痛的根本难以动弹。

梦境的最后,跳入自己怀中的灵雀变成了怀中四散纷飞的雀羽,少年时的自己茫然无措的叫喊着幼弟的名字。

“哥。”

房间里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半藏一瞬间的恍惚以为是回忆里弟弟的声音,但很快他就清醒过来。

病房的只有床头的一盏微弱的小灯,源氏的身体几乎隐没在黑暗里,房间很静,呼吸声平稳的起伏。

“我都知道了。”

他的声音里有着犹豫,但说出下一句话的时候,语气逐渐变得坚定。

“但我的想法不会改变,只是我对你……”

传入耳中的后半句让半藏的表情动摇了,少主微微睁大了眼睛,心脏随着那个字语而加速跳动,之后又恢复了平静。

“我走了,保重。”

明明是平淡的叙述语气,但话语却仿佛有重量般压得半藏喘不过气。

岛田家的家主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他没有开口。

梦境里故事的真正结局是他接住了从树上跳下来的小鸟,但麻雀长成之后,丰满的羽翼穿过樱花树的枝头,在斑驳的花影间交错留下几片翎羽……

然后,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几天后,半藏出院了。

他立即赶回了花村,处理乱成一团的岛田家事。

从手下人的口中,他逐渐了解到了自己住院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暗杀自己的山田组是岛田家分家势力中较大的一支,也是拉拢家族其他势力提出支持源氏继任家主的领头。半藏在成为家主之前,就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分割掉山田组的势力并且为此制定了缜密的计划。先是分割原本属于山田组管辖内的地盘,接着派自己的人替换掉组织内部重要人的岗位,之后又暗地里用一些手段让山田组的地盘频繁发生乱事,以此为理由更好打压他们的势力。

被逼上绝路的山田组最终选择了下下策——暗杀家主半藏。

但他们失手了,半藏身受重伤但活了下来,接下来,年轻的龙少主就有更加名正言顺的理由去清理掉阻碍自己的人。

而在半藏昏迷的期间,源氏替他做了收尾的工作。

源氏通知所有人召开家族会议,却给山田组寄去了一封特殊的信件,大致内容是他身为岛田家的继承人之一,非常感谢山田组所做的一切,因为他本来也有将半藏取而代之的意思。同时,这封信件上所写的家族会议时间要比其他人提前一天,当然在这之前,作为前提的保密工作也做的非常全面。

虽有怀疑,但山田组还是前来了,当他们发现这只是源氏的一个圈套的时候已经晚了。

局势明显倾向于源氏的“清理门户”很快就结束了。

山田组的组长被源氏开枪击中,或许是因为对枪法不熟练,最终没有伤及要害,只是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未脱离生命危险,而剩下的骨干成员被绑起来在当天真正的家族会议上被公开处决。

那天,被他冠上叛徒之名的人浑身淌着血跪在殿堂上,他冷面命令人宣读山田组的所有罪行,整个家宅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这样杀鸡儆猴般的行动虽然让那些不安分的家臣们闭上了嘴,但也引起了内部轩然大波。所有人议论纷纷,有支持但更多的是不满。

显然源氏的做法并不符合家族规矩,而山田组牵连本来就多,谁知道下一个遭殃的会不会是自己。

他们私底下指责源氏的鲁莽决策,源氏在他们口中变成了个轻狂又傲慢不逊的败家子,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他,曾经支持源氏继任家主的呼声不知不觉中也消失了。

半藏在听完了所有的报告后命令其他人离开,他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房间内。

把我、把你自己逼上险境,用这种方法挣脱牢笼……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源氏。

房间里飘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几天后,岛田家的家主半藏宣告对这个跋扈的小少爷的惩罚——源氏再也不能干涉家族内的任何事情。

此外,从岛田现任少主半藏继任到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家族已经动荡不安,为了重整家风,半藏会制定一套新的规矩,而关于岛田家的家族经济产业,他也有新的规划。

“需要找少爷回来吗?”

在管家询问的时候,半藏摇了摇头。

在源氏对他说“我走了”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挣断的枷锁提醒着岛田家的主人所犯过的错,在选择遵从既定的结局或是踏出新一步之前,他们都需要时间来治愈伤口。

 

 

 

 

4.

3年后

 

 

莉娜觉得自己经历了史上最惊险的一个圣诞节。

她在赶往圣诞派对的路上却遇到了张狂的小偷,帮受害的人追回小偷再赶往礼品店的时候,却发现想买来送给恋人的圣诞礼物围巾已经售空了,她简直心灰意冷,这时,刚刚帮助了的那家人出现,送给她一条崭新的围巾当做感谢的圣诞礼物。

这瞬间治愈了莉娜的心情,这个时候她又发现自己几乎要错过派对的开始时间了,于是道谢后匆匆忙忙的赶车。

今晚的圣诞派对也是一个重要的庆功宴。莉娜和她同一所大学的研究生朋友们组成了一个工作室,他们制作的首个游戏在网上相当受欢迎,甚至已经有公司找到他们要为他们投资了。

派对在学校附近临时租的别墅举行,莉娜匆忙赶到时候,手表刚好指到约定的时间。

她一边喘着气一边往别墅走去,这时,她忽然发现院子外似乎站了一个陌生人。

别墅的窗子上贴着可爱的卡通图,栅栏上串着灯链,院子里的圣诞树上挂满了各种装饰品和小礼物,缀着的彩灯闪烁着缤纷的光亮……然而和张灯结彩的热闹氛围不同,这个人看上去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他是个东方人,黑色的长发束在脑后,身材笔挺,穿一件深色的风衣,看上去不像是要参加派对而像是要参加什么严肃正经的发布会一样。

莉娜注意到他围着的深色围巾上绣着金色的龙纹轮廓,那个图案他似乎见过,仔细观察这个人的容貌的话……在东方人中应该算是非常英俊的了,而这标志的五官似乎也有点既视感?但莉娜确定自己明明没见过这个人,如果见过的话,一定会对对方印象非常深刻的。

天空飘起了小雪,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缀在衣服上,一小片白色积在了男人的肩膀和头发上——他看上去似乎等了很久。

莉娜好奇地走了过去。

“嘿,你好!”

男人身体一僵,似乎刚刚并没有察觉到她。

“你好,我是……”

男人说出了他的名字。

“hanzo?”莉娜嘴里嚼着陌生的日文音,等脑海中拼凑出完整的字音时,她恍然大悟。

“你是来找源氏的吧?稍等等,我这就叫他出来。”

岛田源氏是与她同一工作室的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三年前从日本转学过来,因为对这方面有兴趣加上头脑很聪明,于是就被莉娜拉过来一起做企划了。

他曾经听源氏君提到过自己有个哥哥,叫什么……好像就是 “hanzo”。

等她兴冲冲的准备叫源氏的时候,却发现想要找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了。

“嘿,莉娜,都在等你一个人呢,快去吧。”

源氏向她招了招手,后者好奇眼睛在两人的面孔之间来回盯着,最后识趣地点点头溜进屋子,还顺便关上了门。

终于只剩下他们了。

屋内响起欢呼的庆祝声,轻快温馨的祝福曲飘了出来,弥漫在两人之间的气氛也仿佛柔和了许多。

源氏原本还想装装样子,他事先没有接到通知,自然也不会料到对方会来。他试图压下内心的激动,强忍着表情连眉毛都皱在了一起,最终还是绷不住干笑了两声。

一定是从温暖的屋子里跑出来一时间无法适应外面的冷空气,所以眼睛才会有点酸涩吧。

跨越了三年的时间,对方那张熟悉的面容却少了过去的冷硬,望着源氏的眼睛里蕴着复杂的情绪,最终全部化成嘴角上扬的温柔弧度。

源氏走了过去,脚步不自觉的加快,他抓住了半藏发冷的双手放在嘴唇边哈着热气,后者没有挣脱,两人

视线相撞时一起笑了起来。

雪花落到手背,被温暖的体温融化,天气预报说这场雪会下一整晚,等到明天的时候就能够看到街道房屋银装素裹的美景了吧。

就像小时候那样,叽叽喳喳的像麻雀一样的源氏一边不停的跟哥哥讲着自己在这里的故事,一边拉着他走进了正在派对狂欢中的别墅。

雪将一切覆盖,也将迎来崭新的起点。

 

 

-END-

 

 

 

 

 

——

写在最后!

谢谢看到最后的你~这个系列完成啦!最终决定出本了,全文合集和印调整理好过几天会发~

除了本篇外还会收录另外两个番外,内容基本都是甜车~感兴趣的可以多多关注我下~

 

 


评论(6)
热度(82)
  1. 夏满梓医生 转载了此文字
 
© 梓医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