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蠢的小短文,OOC


源氏最近发现梵天丸对自己有些冷漠,这对猫主人无疑造成了心灵上的打击。

说起这只三色狸花猫,它是源氏某次从任务中带回来的,战斗波及了这只可怜的小家伙,它被压在碎石底下奄奄一息。

源氏把它救上来赶紧拜托安吉拉帮忙治疗,最后虽然保全了小猫的姓名,但它的右眼却看不到了,好在除此以外,它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其他什么病患。

当初为了争取梵天丸能住在这里,源氏求了半藏好久。

他们住在同一间宿舍,半藏对源氏大发爱心施救小动物没意见,但他坚决不同意源氏养猫。

“等它伤好了就放它回去!”

“哥哥,它已经习惯了被人类饲养,放出去它不会捕食,很快就会死的。”

“别跟我说这些,你小时候哪次养动物到最后还不是给别人照顾?”

“我都三十五岁了哥哥,你能不能别再把我当小孩子看?”

两个人于是纷纷亮出绝招——把对方小时候的糗事挖出来进行小学生式的幼稚吵架。

小时候的源氏可没少往家里面带稀奇古怪的宠物回来。先是猫猫狗狗,后来是什么让人背脊发凉的蛇虫、蜥蜴之类的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怪奇宠物,甚至某一天他还带回来一只幼狮,怀里紧抱着扯着半藏的衣角说“我要养这只小猫,它很乖的。”

半藏严重怀疑他这个不学无术的顽劣弟弟是不是去洗劫了人家动物园。

小孩子的新鲜感来的快,也去的快,带回来的宠物无疑都是给家仆们照顾,后来父亲严重斥责禁止在家中饲养后,这工作就全落到了半藏身上。

倒霉的哥哥一边要帮他瞒着家里人,一边还要耗费精力去照顾那些小家伙们。

总而言之,眼看争吵要无休无止了,半藏最后硬着头皮选择退让一步,条件就是——

源氏可以养,但是绝对不能把小猫带进宿舍。

如果使用基地公共空间的话,那么就要争取到所有人的同意,毕竟让自己的宠物不给别人添麻烦可是身为主人的首要责任。

源氏花了一点时间训练小猫握手行礼叫爸爸——当然失败了。

但可爱的小家伙出乎意料的受人欢迎。姑娘们争着要轮流照顾它,连一向不喜欢凑热闹的士兵76都忍不住凑过来摸小猫几下。

身为主人的源氏一边高兴的被姑娘们围着,一边使劲向远处冷冷站着的半藏使眼色,虽然他还带着面罩,但满身得意洋洋的炫耀之情已经快溢出来了。

有那么多人抢着照顾也不一定完全是好事,安吉拉最后建议说梵天丸的照顾还是主要由源氏来负责,小猫还在发育期,喂食和日常照顾都需要非常细心。

于是小梵天丸就这样加入了守望先锋大家族,它甚至还获得了一个特工编号和铭牌。

莉娜专门买了一台相机拍下梵天丸的成长记录;安娜本来打算给梵天丸做几件衣服,但当她刚织好一条围巾的时候,却和抱着一整箱手作小猫春夏秋冬服装的士兵76尴尬相撞了;法芮尔要求给小猫做个可以飞上天的喷射器,当然被拒绝了;托比昂更是给梵天丸做了个迷你炮台,还有一套炮台指挥官战甲,最后只让小猫配合着拍了几张有趣的照片,自然是不可能真的用于实战的……

小梵天丸一天天健康长大,虽然养宠物比预想的确实要花费精力,但源氏却也甘之如饴。

 

 

发现梵天丸不对劲是在源氏一次任务归来后。这次行动耽搁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外出期间他拜托了安吉拉照看梵天丸,回来之后他立刻抱着许久未见的爱猫蹭来蹭去,但向来最黏他的梵天丸却表现出一副非常不乐意的样子,甚至源氏喂它食物,他都不想吃。

“这才短短半个月就已经把我忘记了吗?”

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的源氏委屈巴巴的看着自顾自舔毛舔得开心无比的梵天丸。

这只是个开始,他本来以为多和梵天丸亲近几天就能让对方想起它。

可更打击他的是,小猫越来越对他爱答不理,早上他给梵天丸喂食,小猫也不吃,任务回来之后的喂食当然也是一样的结果。

这吓坏了源氏,他立刻抱着梵天丸去找安吉拉。

“嗯……梵天丸不想吃东西的原因,综合分析是……它不饿,它已经饱了。说起来,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喂它的时候也是一样的。”

这结果出乎意料。

“奇怪,我已经跟大家说了你回来之后就只有你照顾它就可以了,但还是有人比你提前喂了梵天丸。”

而且是每天。

源氏顿时五味陈杂,好吧,居然有人偷偷摸摸跟他争夺孩子的抚养权(?),那么他肯定要把对方给揪出来。

 

下定决心后,源氏制定了一个计划。

晚上,源氏装作睡觉,想等到夜深人静时偷偷潜入到梵天丸附近藏起来,揪出“犯人”,结果,却有一个人比他先动身。

源氏闭着眼睛,他感觉到身边的半藏似乎醒了,接着对方的体温贴了过来。

哥哥?想要做什么?

半藏贴的很近,这让源氏心里猛地紧张起来,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了他的脸上。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半夜突然“性致盎然”的哥哥缠着他又亲又摸,最后被撩的一身火的源氏醒过来两个人一起做些“没羞没臊”的事情。

本来以为今天也是同样的情况,当源氏犹豫是继续装下去享受哥哥难得的主动还是干脆睁开眼把哥哥推倒之类的时候,半藏却忽然撤开了身体。

比起想要亲昵,看上去更像是在确定源氏是否醒着。

接着源氏听到半藏打开门走了出去。

难道……

心里升起疑惑,源氏估摸着半藏走远了后,迅速爬下床开门跟了过去。

 

他一路小心翼翼地尾随着半藏,就看到他哥哥鬼鬼祟祟的来到了基地大厅的休息区,也就是——梵天丸的底盘。

原本只有一个纸箱的小家伙,逐渐扩大着自己的领地,先是霸占了地毯上的一小块位置,接着是沙发、最后是整间休息室。

此时的梵天丸正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忽然它似乎闻到了半藏的味道,鼻头耸动,接着发出了快活的“喵喵”声。

半藏这时才完全放松了警惕,他脸上总是紧绷的表情变得柔和,眼睛注视着向他走来的小猫,主动低下了身,刚伸出手,小猫就迫不及待地凑过去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他的手心。

源氏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半藏露出这样的表情。

当然,梵天丸那边也是,就算以前梵天丸黏自己的时候,也基本上都是一副“赐给我的奴隶抚摸我的福利”般趾高气扬的态度,怎么在半藏面前就完全变了个样?

半藏摸了它一会,紧接着,源氏就看到那个总是板着脸的哥哥先是抿着嘴唇,再缓缓张开,声音随着气流飘出一声——

“喵。”

梵天丸立刻竖起了耳朵,猛地扑到半藏的怀里兴奋地舔着他的下巴,于是一人一猫就开始了用根本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懂的“喵喵喵”来交流“爱语”,半藏还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小盒罐头,源氏立刻就认出,那可是被誉为“猫粮中的黄金”的富含丰富营养,口味精妙绝伦,人吃了都能上瘾的超奢华猫罐头。

“够了哥哥!”

实在忍不住的源氏终于站了出来,半藏身体一僵,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毫无畏惧的看着身后的弟弟。

“怎么?”

“你怎么可以瞒着我——”

“你根本照顾不好爱姬。”

“爱姬?”

源氏疑惑的念着那个生涩的名字,正埋头吃粮的猫咪回应般的抬起头“喵”的叫了一声。

好啊,怪不得,叫它“梵天丸”它都不答应了,半藏居然连名字都改了!

“它叫梵天丸!”

“爱姬是女孩子!你居然给女孩子起什么独眼龙的名字。”

“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也要胸有大志,它长大会成为像政宗一样的独眼龙武士。”

“哼。”半藏几乎要从鼻子里哼出嗤笑,“只有傻瓜才会让猫上战场,爱姬是岛田家的大家闺秀,我会把她教导成一个优秀的淑女。”

“哪里不对吧?!”

源氏走过去按着他哥的肩膀摇晃:“我才是你最重要的‘大家闺秀’吧?”

啊,说漏嘴了。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半藏的表情都僵在了脸上,源氏愣了三秒之后,飞快撤开三米远。

“胡闹!你在跟猫争什么风,吃……”

半藏要说不下去了,表情几乎绷不住。

“我的意思是,爱姬……不、梵天丸可是我的猫!”

“她现在明显更喜欢我,你要尊重女士的选择,男人纠缠不清是会被人讨厌的。”

话题终于又兜转回来了。

源氏见根本说不过半藏,他气狠狠地盯着已经心不属于他的爱猫,忍不住抱怨:“你这个偷腥猫!”

“不许你这么说爱姬。”

“哥!”

 

于是,到最后,被迫接受这个现实的源氏从每天跟半藏争猫的宠,变成了每天跟猫争半藏的宠。

源氏对半藏那种总是对自己严肃摆着臭脸,但对爱姬却超级亲切的态度实在是太委屈了。他都已经开始后悔了,赔了猫猫又折哥,实在是太凄惨了。

“别哭丧着那种表情,我只不过看你根本照顾不来才帮你的,不要总是什么事情都找齐格勒博士,齐格勒博士很忙,她没空帮你。所以不要总是什么事情都找齐格勒博士。”

“哥,‘总是什么事情都找齐格勒博士’,说了两遍。”

源氏提醒他,成功的看到了他哥哥故作镇定却耳根发红的尴尬表情。

看来,也没有想象中的损失那么多嘛。

源氏忽然心里平衡了很多,甚至还有点开心。

 

不过,当源氏鼓起勇气,自作聪明的买了一套猫耳装晚上穿上的时候,还是被半藏扔出了房间,爱姬彻底取代了他的位置还爬上了半藏的床。

革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啊。

蹲在房门口的源氏可怜兮兮的想。

 

 

 

-END-

 




评论(10)
热度(83)
 
© 梓医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