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lpha莱耶斯xOmega莫里森,原ow背景下进行二次设定。


           [如果说有什么时候能让我忘了梦想和誓言的话,那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我经常会不想往前走了,就留在这里,和你一起不停歇的战斗下去或者死在一起.....]

  • 《附骨之疽》通贩印量调查

  • 1~9合集

前篇01请走这里   前篇02、03走这里

前篇04、05走这里   前篇06请走这里

前篇07请走这里    前篇08请走这里

前篇09请走   前篇10请走




附骨之疽-11


“上战场的感觉怎么样?士兵。”

“第一次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想,真的,虽然在这之前,我记住了所有训练和作战计划,但实际上,只是听着那些爆炸声和枪声就让我脑子发懵了。我只看到他们朝我开火,然后我再回击过去......最后努力活下来,就是这样。”

“还不赖,那后来呢?”

“后来我还是觉得害怕,好吧,我得承认,我的确很怕那些东西......我很怕,长官,我是个胆小鬼。”

“......”

“我很怕它会让我一无所有......但我后来在想,如果所有人都这么想的话,那么我们迟早会失去的更多。所以我得挺身而出,我总能做点什么,因为这是我的使命,我是个士兵。”

杰克的话很轻,但一字一句都充满了力量。

加布里尔侧过头去看着身旁的这个士兵:虽然他们年龄实际上相差不了太多,但自己看上去总是要老成的多一些。对方棱角分明的五官介于少年和成熟之间,眼眶深邃,有一双清澈的蓝眼睛,像是蓝宝石,里面沉淀着希望的微光。

“你知道恐惧,这是件好事,士兵。只有恐惧才能让你变得勇敢,当你害怕的时候,就往前看,找到你要做的事。”

加布里尔举起酒瓶冲着他扬了扬,然后在双蓝眼睛的注视中仰头喝下一口后递了过去。

杰克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困惑,他的眉头皱着,然后看到他长官笑起来后才接过啤酒喝了一大口。

冰凉的酒液顺着喉咙滑到胃里,身体腾升起温暖的热度。

这里刚经历过一场恶战,激进派的智械摧毁了整个城市,他们来迟了一步,虽然拼命从这些疯狂的敌人手中救下无辜的人,但他们为此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天亮之前他们要奔赴下一个战场,敌人不会给他们姑息喘气的时间,而接下来这场凶多吉少的战斗,没人知道会有多少人能活下来。

“往前看,杰克士兵。”

加布里尔拍着他的肩膀。

“我是你的长官,我会在你后面看着你,你要做的就是,活下来。”

杰克投来了有些意外的眼神。

“活下来才有资本去谈论未来,才能继续你想做的事,杰克士兵。”

指挥官已经站起了身,他看着远方天际云海中亮起的白光,像是火焰一样把周围的云层点燃。

在战场上的人总会有那么一些时刻希望天亮永远不要到来。

加布里尔想他过去也曾经有过托付信任的友人,他和他们谈笑风生,说一些不切实际的理想,然后第二天收到了对方的死亡通知。

活下来才能往前看,杰克。

回忆和梦境交织着,加布里尔视线里的天空龟裂了,风景的碎片重组着变成了倾倒着的瓦砾和碎石,四周被爆炸的轰鸣声环绕,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火焰卷着烟尘如同恶龙咆哮,那些那些烟雾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呼吸,火焰让他感到浑身灼热,仿佛被撕裂一般的痛苦折磨着他的神经。

天花板砸在了他的身上,他超级士兵的肌肉绷得宛若岩石般紧实,但仍旧无法承受过多的重压。

在这些爆炸、哀鸣、尖叫声中只有一个声音无比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中,那声音来自他的身下,对方一边嘶哑着嗓子叫喊着一边用胳膊推搡着他的胸口。

他听到那个声音说:

“求你了......”

在他的印象里这个人是几乎不会发出这样弱势的哀求的。

“求你了,加比,你不能这样!”

然而对方还在不停的说着,声音里带着哽咽。

“你会死的!”

他被血模糊了的视线里面出现了那个人的脸: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和熟悉的大多数时候都让他觉得欠揍的五官。

嘿,这不是他的童子军杰克吗。

你真是个蠢货。

莱耶斯在心里嘲笑着对方,他的杰克童子军的表情看上去像是个皱巴巴的倭瓜,鼻涕上还沾着灰尘,脸上都是泥土,完全没有了平日里趾高气昂的模样。

他记得在爆炸之前他们还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争吵,莱耶斯想他们得把那场架继续下去直到莫里森认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为止。

于是他开口了。

血液从他的额头上滴到了被他用身体作为铁壁护着的莫里森的脸上。

蠢货。

童子军。

“别怕,往前看......”

-

莱耶斯从梦中惊醒,背后一阵冷汗。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仿佛刚刚从那个地方逃脱出来,身临其境的紧张和刺激让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等大脑逐渐冷却下来后,他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开始思考起来。

梦境连接着他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关于瑞士总部爆炸当时发生的那些细节。

这不是他第一次梦到那个场景,之前他一直在努力的抓住梦境里细枝末节,但每次晨起那些画面都如同退潮的海水般迅速的消逝......只是这一次,他感觉不一样。

这个梦境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真实和清晰,像是铭刻着的碑文一样刻在了他的脑子里......这的确是名为“加布里尔·莱耶斯”的碑文。

事情的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他在那场爆炸里身体先过大脑反应的保护了杰克,即使当时他们的关系已经岌岌可危,可他还是义无返顾的拼劲性命的想要救那个蠢货。

“他的情况比你好点,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

齐格勒的话突兀的回响在他脑中。莱耶斯想他一开始没有多在意,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自己的内心想法早就暴露在了旁观者的眼中。

终于回想起那天的事情,莱耶斯的心情却更加糟糕了。

他隐隐约约猜测在这个时机回想起来大概和最近和莫里森的频繁接触有关。

一边想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感官突然撕扯起他的神经,牵连着肉体也变得疼痛起来。越是回想,他就越发觉得腹部一阵阵绞痛,反胃作呕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

终于撑不住的莱耶斯从床上滚下来,趴在地上干呕起来。

可是本来就刻在身体里的记忆一旦被解锁了就怎样也不会消散,它们此刻仿佛一个笑话一般嘲讽着莱耶斯的狼狈。

莱耶斯一拳砸在了地上,他的头贴着冰冷的地板,身体微微发着颤。

桌子上还摆着他的白骨面具,只有在完全不会有他人闯入的专属于他独自一人的休息夜晚时才会被取下来。

曾经死神想要摧毁的名为“加布里尔·莱耶斯”的那一部分,在和莫里森的接触中却一点点的又恢复了血肉。

那再也不能用简单的仇恨来掩盖的执念,剥开心脏袒露出的真相是盘根错节的毒瘤。

他意识到自己再也不可能逃避对杰克的情感,他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的,深入骨髓的......

 

[我帮不了你]

但莱耶斯已经做出了选择。

 

 

-

士兵76和死神回到基地后,守望先锋的成员们已经乱成了一团。黑影的文件破解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她在会议中详细的解说了这份机密的内容:

这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机密行动企划,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筹谋并埋下了种子。

关于这项企划的具体内容目前还要等文件完全破解成功才能知晓,关于他们从英国窃取来的那份文件也是这个项目的关键部分。上面揭露了一个神秘的组织预备在英国进行的实验,一些资料数据和多拉多的秘密文件相吻合,精神控制、新代大规模智械武器开发、新能源改造,当然不是单纯的用于服务人民等等。

除此以外,文件中出现了几个地方的名字,多拉多以及他们在英国进行的那次行动就包含在文件之中,剩下的地名涵盖全球多个地区:漓江塔、艾兴瓦尔德、俄罗斯沃斯卡亚工业区、美国......难以想象如果这个计划实现,会造成怎样的全球灾难。

从目前得到的资料上来看,从上面标属的各个地区中应该都藏有一份类似的文件,如果能够把所有文件都得到的话,就能够揭开这项可预知灾难的详细计划,也可以拿到费斯卡集团和光明科创犯罪的证据。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重要的机会,是时候站出来了,伙伴们。”

死神在温斯顿发表着慷慨激昂的演讲的时候离开了会议室。

他已经不属于守望先锋的成员,黑爪的目的只是暂且和守望先锋一致,最开始在那次窃取前守望先锋成员所在地资料的任务中失败,导致后来温斯顿的召回,这也就决定着黑爪今后难以与守望先锋正面抗衡,两方的合作契约暂且延长到他们共同取回所有资料为止。

但无论是哪一边,现在的死神都不那么关心,只要能在这过程中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两边人的未来发展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关系。

至于杰克......

杰克是他想要抛去却无法抛去的过去,也是他想要抓住却无法抓住的未来。

他一直想要用“死神”来摧毁维系他们之间的那层脆弱的关系,而实际上却又用新的“标记”来强行把自己和杰克捆在一起。

说到底也不过是在自欺欺人中寻求着一丝......可能性吗?

与其说杰克早就看穿了一切,不如说莱耶斯他自己就很清楚第一次冒出那个念头的时候,他就知道如果是杰克·莫里森的话,那么迟早会发现的。

他们无法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却也始终放不下彼此。

但莱耶斯不会改变自己最后做出的选择,只是现在,他已经开始觉得自己身处的阴影中没有那么漆黑冰冷了。

 

-

在知道他们要面对怎样的敌人之后,守望先锋前进的道路就更加明确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次重新踏上世界舞台的机会,对全世界还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来说,也是一个重新点燃希望的机会。

温斯顿几乎不眠不休的制定着详细的作战计划,其他成员也都在不停歇的进行各种训练,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着准备。

好消息是温斯顿的召回得到了更多的回应,除了有更多过去的成员回归以外还有新的成员加入,其中就有源氏的兄长——岛田半藏。这位优秀的弓箭手接受了守望先锋正式的邀请函,他和源氏一样能够驾驭神龙,他会成为守望先锋新的强大战斗力。

安娜和莫里森加入了温斯顿的战略策划小组,但莫里森表示他不会过多干涉温斯顿的决策,只是在一些必要的事情上给出建议。莉娜相信这位老兵迟早会恢复过去的神采,但安娜却认为保持现状是最好的选择。

只要莫里森身上的重担没有那么多,那么他就还有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

士兵76号的身份在基地里逐渐已经算不上是秘密,但所有人都默契的保持避而不谈,曾经的英雄选择了自己想要的道路,并且坚定着这份信念继续走下去。

守望先锋的内部气氛越来越紧张,但大家都热情高涨,他们甚至设计了新的战斗服,莫里森还记得那套他们曾经穿过的天蓝色的战服后来被陈列在博物馆中,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

已经过去的历史用墨水来书写,新的则用鲜血,但如果惧怕这一切,那么你就什么也无法改变。

作战会议结束后的当天夜晚,莫里森找了瓶酒和安娜在基地外的空地上畅饮聊天,就像他们过去还是指挥官和上尉时那样,在战斗能稍微喘口气的间歇互相诉说着心里事。

“你的手术准备什么时候进行?”

在两人谈天扯地的聊到一半的时候,安娜忽然话锋一转把之前搁置的那件事提了出来。

莫里森愣了一下,他抚摸着脖颈后那块被标记的皮肤,Omega的热潮期已经褪去,他现在身体感觉非常轻松。

虽然事实上他的Alpha拒绝了他,但生理上的带有从属和契约关系的“标记”还是让他的大脑和身体得到一丝抚慰般的安全感。

“先暂时这样吧,只是为了接下来的任务,我可能需要更多的抑制剂。”老兵这么回答道。

但安娜却还是无法放心,在英国的任务莫里森和莱耶斯单独行动了一段时间,最后他们一起回来之后给人的感觉却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安娜几乎可以确信他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杰克,你和加布里尔......”

“安娜,我尝试过了。”

莫里森打断了她了话,话语的末梢飘着无可奈何的叹息和沉淀了数十年来的疲惫,仿佛用尽了他的所有力气。他仰头往自己胃里面灌了一大口酒,继续说道:“我还记得你跟我说过的话。”他转过头看着安娜,“你说过Omega会因为他的Alpha而变得安心和强大,我现在......切实感觉到了。”

老兵挤出了一个笑容,积郁的眉头却无法掩饰难以化解的愁闷,他的手放在了胸口,像是要攥紧什么般的握紧了拳。

“从瑞士总部的爆炸那次......不,其实更早之前,我就感受到了。”

感受到了莱耶斯的冷漠、憎恨、热情和爱欲......

“只是当时我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现在也一样。”

如果当时他们都选择只把目光停留在彼此身上,那么等待他们的结局或许真的会不一样。

但他们又无比清楚的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成为对方心中唯一的方向。

也许等真的有一天,莫里森会去掉那个标记,也可能,他们会保持现在这样。但身体上的契约已经不是联系他们彼此的唯一方式。

“总得往前看,安娜。”

——往前看,杰克士兵。

莫里森有时候还是会回想起莱耶斯曾经对他说的话,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他还是只是个年轻的士兵,莱耶斯长官站在他的身边,晨光把明媚和阴影洒在对方的脸上,莱耶斯注视着他的表情沉着又温和。最后一次听到是在那场终结的灾难中,莱耶斯的声音像是与他额头上流下的血糅在一起,带着滚烫的热度滴在莫里森的脸上,几乎要灼下痕迹。

“我们得找到真相,以及,你知道退休生活是不适合我的。我还能继续战斗下去,那个家伙也是......其实和过去比起来没那么多差别,我们还是在一起战斗,只不过选择的路不一样罢了。现在我们能够更加看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把未来那些纠结拯救世界还是救更多人之类的选择丢给年轻人吧,这是他们成长必须考虑的。但如果他们需要,我们就拉他们一把。”

安娜看着莫里森脸上逐渐荡起的笑容,就像是湖面上的涟漪,深水里的暗潮涌动已经趋于平静,她现在知道杰克是真的想清楚了。

“你说的没错,杰克,并且我相信温斯顿他们能够处理好的。”

安娜接过了他递来的酒瓶,他们彼此相视一笑。

今晚是个晴朗的夜空,缀在深色的幕布上的星辰无比清晰,它们点连成线,汇聚成璀璨的河流,在不可预知的未来宇宙里前行。

-

出发任务的指令很快就下达了,地点在伊利奥斯。和英国的情况如出一辙,那里遭到了智械军团的突然袭击。守望先锋要做的就是尽快前去救援,与此同时他们也需要得到藏在那里的另外一份重要的资料。

士兵76和死神被一起派去了战场,和之前的模式差不多,士兵76负责主战场,而另一个则负责趁机获取资料。

飞船即将到达目的地,雅典娜的提示音环绕在舱内,所有人来到装备舱更换战斗服和领取武器物资。

莫里森在换衣服的时候,莱耶斯就在他的旁边,英国那晚之后他们之间还没有私下单独的接触,但两人之间的氛围却不像以前那么紧张了。

“希望能速战速决。”

莫里森一边说着一边检查着自己的装备,他有些意外的发觉他能够更加自然的和莱耶斯搭话了。

“嗯哼,只要你们那边能吸引足够的注意力,我就会进行的更顺利。”

莱耶斯冷哼了一声接过了话,他看上去心情也还不错。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莫里森的动作停滞了一下,他侧过头看向莱耶斯,心脏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眼前的画面在他的精神中发生了改变,就像是时间逆流到了过去——

视线中的一切像是逐渐褪色的老照片,泛着陈旧的黄色,莱耶斯的那张苍白的脸上重新恢复了健康的血肉皮肤,再熟悉不过的笑容挂在嘴角,带着他惯有的高傲和柔和。

空气里悬浮着尘埃的颗粒,不知从何而来的光芒从眼前人的身后照射而来,勾勒着面容的轮廓,他的长官、挚友、他此生唯一爱的男人就像是被裹入了光晕中,变成了光源的一部分......

“杰克。”

男人侧过头来看着他,叫着他的名字,像是融化了的冰川般的目光坚定而又温柔。

“士兵?”

死神干涩突兀的声音把莫里森从思绪里拉了回来,他这才发现自己似乎不知不觉中用不那么礼貌的视线注视了对方太久。

“嘿,没什么。”

莫里森耸了耸肩,他的心跳重新恢复了平稳,刚刚那种奇怪的感觉逐渐从胸口消失。

流沙从时间的缝隙中穿过,不再留下任何痕迹。

这可能会是他最后一次留恋加布里尔·莱耶斯的过去了吧。

想到这里,他忽然感觉到心情很轻松,也许是因为即将要回归战场上的原因。战斗可以让他只专注于眼前的目的,而士兵的战斗可以永不停歇。

一旁的莱耶斯用怀疑的眼光盯着他。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点以前的事。”

说道这里,他忽然来了兴致,他撞了下莱耶斯的肩膀,接着用挑衅的语气说着:

“嘿,你确定你的枪法还和以前一样准吗?”

“不如我们现在试试?”

莱耶斯挑了挑眉,没有看向对方。

他们同时从架子上取下了武器,脉冲步枪和地狱火,弹药上膛发出默契的富有节奏感的声响。

“可别死了,Reaper。”

“让我看看你还有多少本事,士兵76。”

他们互相叫着对方的称号,嘴上挂起不可一世的笑容。

飞船的舱门打开,呼啸着的风涌了进来,如果这个时候有音乐的话,那么一定是隆重又盛大的交响乐,就像是一场豪华音乐会的开场,他们穿着专门为自己量身定做的礼服,踏入舞台的正中央,灯光聚焦在身上。

战场就是他们的表演舞台,战斗服是他们的礼装,手中握着的枪是今晚要演奏的乐器。

死神和士兵76号带上了白骨面具和战术目镜,迎着伊利奥斯朝日的晨光,步入了等待着他们的新的战场。

 

-tbc-


...

...

...



 

“加比,你还剩多少子弹。”

靠在莱耶斯后背的杰克气喘吁吁的问道,听上去他的体力正在逐渐耗尽。

莱耶斯报出一个数字,他们现在武器和弹药都还算充足,但并不占优势,因为此刻只剩下他和杰克两个人。

两位指挥官和队伍在战场上被打散,逼上了死路,他们选择了一处断壁的建筑物来藏身躲避炮火,周围是四处侦察的智械,情况相当不容乐观,眼下被发现也是时间上的事情。

莱耶斯数着他们仅剩的弹药,他的小腿被子弹擦伤,只用了纱布粗糙的裹着,血液和伤口的碎肉黏在一起牵扯着刺痛让他头皮发麻,生物立场早就用完了,在这里继续耗下去,他的伤迟早会感染恶化。

“还可以,我们找个机会,一起冲出去,你等我号令。”

杰克给他的枪换上子弹,侧身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汗水从额头上淌下来,他的情况比起莱耶斯也好不到哪去。

“我知道如果我说让你一个人走,估计也是不可能的吧?”

莱耶斯绷紧了身体说着,背后传来杰克的体温让他有一种什么东西正在流逝的错觉,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伤感起来。

“你知道就好,对了,等回去之后,我有件事情得告诉你。”

杰克忽然话锋一转,他的语调上扬着故意卖着关子,然而心里却无比清楚他和莱耶斯很有可能抗不下眼下这一关,不过现在他没空想更远的事情。

“你为何不现在告诉我?”

“你哪来那么多问题,准备好了吗?三——二——”

在杰克喊出最后一个音的时候,他们同时站起来跑了出去,先发制人的拿着武器开火。四周的智械注意到他们立刻用炮火迎击,枪林弹雨在他们的脚下炸开,爆炸声噪震耳欲聋,莱耶斯很快就感觉到有子弹擦着他的身体,血液涌流下来把纱布和衣服浸透,但他们浑然不觉,神经的兴奋让他们化身凶狠威猛的野兽,肌肉绷紧、浑身战栗,脑内的感官把一切都放大,身体里仿佛燃烧着一股火焰驱使着他们前进。

血液、汗水、枪火的硝烟塞满了莫里森和莱耶斯的鼻腔,死亡的黑爪已经缠住了他们的身体,但他们却丝毫不觉得恐惧,他们熟悉彼此所有战斗方式,默契的配合着为对方扫除敌人,在战斗中血液沸腾,灵魂都融为一体。

画面定格在此刻,他们仿佛能无休无止的能战斗到时间的尽头,然后再也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你想告诉我什么?”

“我以为你猜到了那是我瞎编的~”

“好吧,我就知道。”

 

如果说有什么时候能让我忘了梦想和誓言的话,那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我经常会不想往前走了,就留在这里,和你一起不停歇的战斗下去或者死在一起.....

 

天亮了,是时候把这些话忘记了。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碎碎念时间!!

嘿~这里是梓!《附骨之疽》终——于写完啦!看了一下,第一篇的时候是1月25!到现在居然刚刚好5个月的时间,翻了下一开始的脑洞,其实最开始根本就只是想写个有点纠葛的PWP罢了.....完全没猜到会变成现在这样!

总之,感谢不嫌弃我的各位能够看完这篇!在这一过程中不断的经历“天啊,我怎么写的这么屎我去爆炸”的自我厌恶....OTZ.....但是每次看到大家的留言又让我重拾信心!真的!非常感谢你们!每一个留言都会反复看好久,给瓶颈期的我带来了好多启发!

说下内容吧,刚写的时候其实也才入坑没多久,对两个人的了解不太透彻,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越深入的了解他们也就越发的感觉到这对的虐。写这篇的过程,大部分时候都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推动者,不断的给他们创造一个重修旧好、相互理解、互通心意的机会,但其实也是在写的过程中才发现,既定的结局其实一早就注定了,因为导致他们不能够在一起的就是他们自己本身。

我觉得R76之间始终是没什么误会的,他们太过了解彼此,但正是因为就知道对方是怎样的人,所以才确定不可能和对方走到一起的。但结局的话我还是给他们创造了一个机会。

之前和身边的小天使们聊剧情的时候,就也觉得如果想让他们在一起的话除非给他们一个共同的敌人,让他们基于利益的暂时性的统一战线。

也许,这场仗打到了永远,他们就能够永远一起战斗;也许,他们在这一过程中想法改变了,愿意不顾一切的和对方在一起;又也许,战斗结束了,莫里森去掉了标记,他们分道扬镳......

总之,未来是充满可能性的,看你相信哪一种吧,我的话,还是愿意相信前两个吧。

写结局这篇的时候也改了很多遍,这段时间也读了一些战争相关的资料之类的,多少有点小影响,《附骨之疽》是一个过去的回忆和现在的发展不断穿插的故事,通过回忆里两人的双向暗恋的情感到最终错过和现在相互纠葛的一个对比,来表现出他们的之间如同附骨之疽一样的关系。

结尾的话引用了最喜欢的一个漫画里的句子,当然根据自己的故事做了调整。

原本是打算写到噶和76下飞船那段就结束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用了过去的故事作为收尾。

说一下本子!因为这篇跨的时间比较长,一开始也没做好出本打算,所以现在看下来不满意的地方还有很多。本子的话会对剧情进行微调。

最后就还是要感谢一直看到现在的大家!还有在我身边帮我试吃跟我讨论脑洞的耳朵~当然也还有其他和我讨论他们的小天使们!真的超级感谢!本子也约到了超喜欢太太的图!可以说是非常高兴了!

当然压力也很大啦,我会努力把文章修到最满意的状态的!

接下来R76这边不会开新坑了,会把之前的坑给填一下。嗯,是的,没错,之前的......我想你们都知道某一篇我还差一个(下)就完结了的那个现代AU!那个真的超级甜啦不会虐的我保证.....【【【

或许会一时兴起的写点短文啥的,长篇暂时没精力搞啦。

然后一直在发刀子良心不安的我决定SLO出个超级甜到爆炸的无料本作为补偿啦!!写了差不多一半,过几天应该会放宣传之类的,感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

 最后呐喊一句:指挥官们快结婚啊啊啊啊!!!


-over-

评论(21)
热度(214)
 
© 梓医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