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梦的旅程(短文一发完)

最近不太想日藏,证明自己不是PWP写手

久违的发文不用外链真爽!

设定是:智械战争结束后,OW各自选择展开自己的生活,源氏选择踏上独自旅行的一个故事。

源氏在每段旅程中都会写信给半藏。这其实是我之前脑的一个长篇脑洞中的一个小片段,讲述后知后觉的爱与思念。

※所有资料都来自杂志和网络,有BUG请指出,部分语句有参考。


【梦的旅程】


源氏在一个清晨踏上了斯图尔特岛的土地,这里被称为最原真的新西兰,也是鸟类和自然植物的天堂。也许是岛上居住的人本身就比较少,即使是在智械战争最激烈的时刻,这里也幸运的免于战争的侵袭,得以保存原始的模样。

这是源氏在进行Safari漫长旅行计划中的一站。

到达的那天雨后初晴,他在飞机上看着拨开云雾的阳光照射在这片绿意盎然的原始丛林中,心中也豁然开朗。

作为一个外乡人,这片土地对他来说充满了陌生和新奇。源氏在这里的几天都是由他的导游——爱丽丝小姐,也就是他所暂住的客栈的主人领他游玩的。

爱丽丝是个热情的姑娘,她在这里开着旅行客栈,每天过着悠闲但又充满惊喜的生活。

源氏喜欢她的生活方式:踏着朝露和晨光,看着夕阳与海面的碧波,行走在丛林中,与林间的鸟儿为伴,每天都在雨林中进行小小的冒险,发现那些叫不出名字的新奇的植物和动物......源氏告诉了她有关自己的故事:他来自东方,但尼泊尔才是他心灵归属的家,也是他旅行的起点。他讲述了他在尼泊尔的生活,在高山上仰望着层峦叠起的云海,听着诵唱的经文迎接晨起和日落,让你无论多么躁动不安的心情都能够祥和宁静。

但这里不同,源氏说。

这里像是交响乐,鸟儿和植物的呼吸声、歌唱声此起彼伏汇成交响乐,他在这里能够感受到身体里灵魂的快活。

身体内的灵魂?

爱丽丝对智械了解不多,源氏跟她讲的那些禅学生物学以及科技上的学术语言让她听得云里雾里。

“我觉得灵魂的话,就是声音!”最终爱丽丝用她自己的理解总结道。

后来她讲到自己她所看到的那些鸟和花朵植物,它们每天每天努力的竞争、唱歌、散发清香来表达着自己,世界上没有同一朵花,也真是因为这种孤独的特性,才是生命存在灵魂的象征吧。

接下来的几天,源氏走遍了斯图尔特岛的各处,他看到了无数珍奇的鸟类,那些曾经只有在他年少时读过的书中才出现的奇异鸟、知更鸟、各类鹦鹉还有新西兰特有的簇胸吸蜜雀;徒步在路上,丛林里交错的树,蕨类以及灌木在雨林里面竞相争斗又和谐互助的生存着。

被称为“步行者的乌托邦”的岛上被切实开拓的车路很短,因此大部分的探险都需要徒步,源氏喜欢踏在这片岛屿上的感觉,这里多雨湿润,当他的脚踩在松软泥泞的土地上时,甚至能够感受到来自土壤中勃勃生机的暖意......

踏在自己脚下的有翻着土的蚯蚓和各类昆虫,也有盘踞着汲取水分的树根,生命在眼睛所看不到的地方展开着一场场表演。

这让他想到了最开始获得这副身躯时的感触。他的血肉和灵魂撕扯着,疼痛让大脑变得麻痹,甚至在被改造后的数年,那副盔甲之下并不存在的器官还在叫嚣着疼痛。

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够感觉到自己是切实存在着的。

后来那些声音在尼泊尔的风雪中宁静下来,他依然能够听到,但已经不那么痛了。

 

 

在一个晴朗的夜晚,源氏开始写寄给半藏的信。

爱丽丝送给了他一张特别的信纸。这张信纸的原材料是叫“Muttonbird scrub”的原生树种,曾经一直被用做信纸,邮局寄出的时候还会在树叶上印邮戳。后来为了生态保护停止生产,目前仅存的一些主要用作纪念品。

信纸散发着岛屿丛林的味道,源氏不知道半藏收到这封信的时候能否结合信中的内容想象出这里的世界?

他想写很多,在这里遇到的每一处花草,看到的每一幅美景,遇到的每一个人,他们身上的每一段故事......但最终,他只是简单的寥寥几笔介绍了他的这段旅程,末了写上:

[这里是个非常棒的地方,哥哥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带你一起来看。]

他在每一封信的末尾几乎都是用类似的作为结束。

踏上旅程让源氏感到心情的激动,他想起年轻时的自己,会想象成为动画游戏里的主角,带着他的武器和他的同伴们,或者去博士那里领属于他的Pokemon踏上冒险的旅程,为了正义?为了梦想?为了随便什么的,总之先踏上道路吧!

踏上道路,然后去和未知相遇!

但是最终这些奇思妙想的梦都只是压缩在游戏机和光盘中的可望而不可即的故事,他只能耳边听着家主长辈们千篇一律的说教一边望着岛田家的围墙。

在过去,每次他跟半藏提起他的冒险故事时,他的兄长都用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看着他。

一开始,是无可奈何。

后来,是愤怒。

最终上升到不可避免的争吵。

再后来,加入守望先锋之后他们久违的共同作战之后,半藏在某一天突然问他:

“你现在,还在想着以前的,你的那些......”

他停了下来,看上去在犹豫,半藏已经不再年轻了,可他说这话的模样却让源氏想到了他年轻的时候,就像是个少年一样,纠结着言语,最终表情僵硬的说:

“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故事吗?”

这看上去并不像是个好话头,但源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已经看到了。”

他这么回答,看到半藏因为疑惑和惊讶的眼神,他继续说道:

“我已经看到了很多,但还远远不够,结束之后我会继续.....嗯.....乱七八糟的冒险。”

他说了个蹩脚的笑话,半藏皱着眉头,过了一会也露出了无奈的笑。

 

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继续这个冒险。

 

这句话在积聚在源氏的胸口,他们纠成一团,像是羽毛一样挠着他的心口,让他觉得隐隐作痛。他看到半藏眼中的笑意深处的一丝隔阂,于是他犹豫了,最终在他踏上独自旅行的那一天,这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半藏曾经对他说过“我的确不理解你,源氏。”

这句话,源氏想他等了几十年。

他记忆里的哥哥总是站在年长者的角度去指责他的天真,认为他口中所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不过是小孩子的天方夜谭罢了,他长大之后终究有一天会明白家族的责任。

但后来,半藏似乎终于理解他了。于是他说:

 

我的确不理解你,我不懂你想要的未来。

 

源氏想他和他哥哥终究是完全平行的两条线,所以他并不想勉强半藏,他相信半藏心里也有着自己追求的东西。

但还好平行线所向往的方向是一致的。

 

只是,想要告诉半藏罢了。

 

这里的星空很美,库克山晴朗的夜晚可以清晰的看到漫天的星辰,那些光芒汇聚成河流,星光下的海面映照着天空的景色,就像是把光耀卷入波浪......

 

[这里是人类世界的最南段,却也只是自然世界的一小部分]——源氏想到他看到的当地的书中这么说道:

[只有当自然观成为生活观念的一部分,人类才会真正学会和自然的和谐相处]

 

在自然之下的我和你又是多么的渺小啊。半藏。

如果你看到这个天空的话,是不是能够让你肩上的重担,变得不那么沉了些呢?

 

源氏合上了信纸,在晨起之前,他静静的望着沉睡的森林和喧噪的天空,他想要把这一切尽可能更多的印在脑海里,然后他开始想象——

当这段旅程不再是独自一人之时,当那个人看到眼前的风景时......

他想和半藏一起乘船在大海中飘荡,看着海天交接,星河在船下流动;他想和半藏一起在丛林间探险,去寻找书中记录着的神奇动物,去观察属于它们自己的有趣生活;他还想和半藏一起写信,用刻着丛林味道的树叶信纸记录他们踏过的每一步,然后寄给......他们可以寄给守望先锋曾经的朋友们,邀请他们也一起来冒险......

 

在晨起之前,在离开之前,源氏想他一定会把这一切都印在脑海里,然后当他见到半藏时,要如何兴高采烈的跟他哥哥讲述他的这一段故事。

 

到那个时候的话,

你会想要和我一起去踏上旅程吗?

 

-end-


PS:这边有个隐藏虐点。

虽然半藏说他不理解源氏,但其实,他隐藏的意思其实是想为了源氏去了解这些,他想要改变去看到源氏眼中的未来。

但是源氏以为他哥哥不喜欢他说的,所以就没想勉强半藏。

这也就是造成了他们那种,互相太为对方着想导致最后错过的主要原因。不过未来,说不准呢~



一点碎碎念:

其实这篇写的不是很满意,但算是我决定改型的第一个起点吧。

嗯....车文已经写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想好好的去思考角色,表达对他们的理解。既然这么爱他们,一直在写停留于表面的东西也不行啊。

当然我知道正剧会看的人应该很少~不过还是想厚脸皮的求个评。

如果你能因为我写的文而重新爱上和理解他们,那就更好了。


评论(6)
热度(45)
© 梓医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