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 2018-12-08 这里也转一下 Azusa莉: 一期一会,世当珍惜。 ★【本宣】雷安新刊《一期一会(Only once in a lifetime)》★场贩先行本 ★★【必看购入规则】★★ 1、目前仅有场贩,参展CP23 DAY1~DAY2,双日摊位号P07(医学生考研互助交友群)CPP地址:【一期一会】 ※场贩先行本因为成本时间等原因无特殊工艺,将来如果有通贩会做工艺版 ※根据情况可能永无通贩 2、场贩需出示证件,(理论上)十八岁以下不可购入 ※理论上就是……你如果想要就过来问一下就是了(大家自己体会!不能讲太多!!) 3、场贩需登记LOF ID ※代购需提供购买者本人证件照和LOF ID,但由于将个人信息透露给陌生人是非常危险的一个行为,所以请大家多加斟酌。 不想向代购提供个人证件照,购买时需要代购承诺实际购入者已满18岁,且登记实际购买者的LOF ID ★★【场刊限定福利】★★ 1、随本附赠封面同柄 镭射明信片X2 (注:镭射明信片场贩限定,之后如果有通贩会是普通卡纸) 2、可选择性10元加购P2的海报,数量共15套。 ★★【刊本信息】★★ 刊名:《一期一会》(Only once in a lifetime) 作者: @Azusa莉 封面: @半只雀雀er 设计: @4IIIITong 校对: @绝渡逢舟 宣图: @ZandS 收录(内容均无删减): 《触不可及》已公开全文+1篇未公开番外 《星星与独角兽》已公开全文 ———————————————————————— 特殊时期给大家带来不便深感抱歉!我已经想尽了各种办法,最终能不鸽真的靠运气了…… 如还有疑问请在下面留言↓

【雷瑞】迷途猫(短篇一发完,R/1/8注意)

是给 @Ez 迟到的生贺!!

杀手PARO

预警:

有非自愿性的强制X行为!

石墨:【迷途猫】

「序」

 

雷狮的猫在一个晚上溜走了。

准确来说,那不是他的猫,只是某个下雨天,那小野猫被淋成了落汤鸡,躲到他家的屋檐下避雨,他一时兴起打开拉门让它进到了屋子里,算是给他一方避雨之地,又看它一身白色的毛发生得漂亮,便施舍给它点吃的而已。

那晚雷狮回到公寓,他打开门,感觉有一只毛绒绒的敏捷地从脚边跑过,还撞了下他的小腿,他正提着装满啤酒的袋子,趔趄了一下站稳后才反应过来他的猫溜走了。

外面还下着雨,雷狮想了一下还是放下袋子追了出去。

他没想过要让那只猫留下来,追出去多半也只是本能使然。

那只猫步伐飞快,雷狮在楼梯间捕捉到它一闪而过的身影,急忙飞奔过去,他跑到了楼下,四处张望,最后目光锁定在两栋楼之间的一个过道里。

外面的雨势比起他下午去超市那会已经小了许多,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他的身上,他的头发微微潮湿,他随便撩了一下黏在脸颊的碎发,慢慢走进了漆黑的过道。

这个过道里摆着几个大型的分类垃圾桶,用于两栋楼的居民放置垃圾,潮湿的雨天,过道里的味道很不好闻,雷狮皱了皱鼻子,他张望了一下怎么也没看到猫的身影,便打退堂鼓准备回去了。

“呃……”

正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一声呻吟,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那声音气若游丝,痛苦不堪,在安静的通道里和风声混合在一起,让人背脊发毛。

鬼使神差的,雷狮停下了脚,他竖起耳朵,微弱的呼吸声在耳边越来越清晰。

好奇心会杀死猫——这种话可不适用于雷狮,他循着声音走到了那堆垃圾桶的前面,双眼逐渐适应了黑暗,借着通道外面的路灯投射进来的碎光他终于看清楚了那声音的来源——

一个衣服上沾满了血迹的银发男人倒在垃圾堆之中。

 

「1」

 

雷狮思考了一会,还是把那身散发着恶臭的脏衣服用打火机点着后扔进了铁盆子里。

等烟散干净,他回到屋里的时候,陌生男人刚冲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他穿着雷狮的T恤和休闲裤,上衣略微大了一码,宽松的领口露出线条锋利的锁骨,银色的长发垂在双肩,他没用吹风机,水珠顺着脖子往下滑,很快衣领就湿了一大片。

“你他妈……”

雷狮心里无端冒出一阵火气,那衣服他穿很久挺喜欢的一件,他脏话还没说完,男人打断了他。

“我的东西在哪里?”

上来就是质问的语气,和先前虚弱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

“在这之前,你不觉得你有其他要说的吗?”雷狮摸了摸兜,他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朝面前人递了过去。

“要吗?”

格瑞没接。

“话说你对我这个‘救命恩人’开口的第一句话是这个?关于你的名字,你从哪来的,交代一下吧……”

“把东西给我,我要走了。”

这是雷狮第二次被打断了,男人那张脸上依然没任何表情的波动,好像雷狮刚才说的根本就是在放屁,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雷狮先是冷笑了一声,他把烟吐到地上,往前走了一步,他个头要高上一些,得以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汽车旅馆?提醒你一下,你的命是我捡回来的。你觉得你说走就可以随便走?”

男人那张死人脸上终于有所动容,雷狮瞥见他颜色一沉,心里下意识地一抖,袭击在瞬间发生——

男人显然没兴趣和雷狮浪费时间,他的拳头由下而上瞄准了雷狮的下巴,后者吃了一惊,反应极快用手掌拍掉了对方的攻势,紧接着雷狮利用男人往前的惯性,敏捷的侧身闪躲,同时出手用手臂卡住了对方的脖子。

“看来,还真是只野猫啊?”雷狮轻笑一声,男人的喉咙里挤出一声沙哑的呻吟,雷狮只觉得耳根子都酥了,接着雷狮的腹部就遭到了狠狠的一记肘击,这一下令雷狮几乎疼得干呕出来,他手臂一松,男人立刻用力去拉他的小臂,同时身体下蹲往侧倾倒,雷狮失去平衡,一阵天旋地转——他被男人摔倒在了地上。

“靠!”雷狮怒吼一声,男人并没有就此作罢,他扑上去骑在了雷狮的腰上,浑身肌肉绷紧,故意施力想让雷狮动弹不得,他紧抓着雷狮的衣领,贴近了脸,冷酷地说:“我再说一次,我的东西在哪里?”

头顶上的灯被身影挡着,雷狮的眼前一片摇晃的光圈,男人的紫色眼眸就像是闪着光的玻璃珠——雷狮忽然发现男人的有着和自己相似的眸色。

嘴上勾起一丝笑意,雷狮舔了舔嘴唇,语调暧昧:“想要回你的东西?那你也得拿出点诚意吧?”

他话音刚落立即开始反击,双手抓住男人掐着自己衣领的右臂,用力下压对方的小臂,同时抬起膝盖,双腿竖起,脚跟扣住了对方的左脚背,刚刚是男人压住了他,而现在是雷狮抓住了对方,男人脸色一变他用力挣扎却没想到雷狮的力气极大,紧接着雷狮一个翻身,两人位置对调,他将男人压在了身下。

“喂,别动啊。”

两人的身体几乎严丝缝合地贴在一起,男人的双腿因为刚才的钳制还卡在雷狮的腰上,雷狮说话时湿/re的气流喷洒在他的脸上,他暧/昧地盯着那双情绪复杂的眼睛,笑得一脸得逞。

“再动的话,我要硬了。”

“我看你是想死。”

明明是处于下风,但男人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挫败的意思,反而——那双眼睛里的怒意越发明显,雷狮注意到他浑身因发力过猛而战栗,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势与刚刚完全不同,他背脊一凉,想要撤身却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猛地挣脱开雷狮的钳制,接着由下至上朝雷狮的小腹上狠狠来了一拳——

雷狮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男人顺利挣脱,站起身把雷狮从地上捞起来,举起拳头朝着他的脸狠狠砸来。

预料之中的痛击并没有发生,在最后一秒,雷狮用手掌死死接住了男人的拳头,他死咬着嘴唇,浑身都在发抖,关节用力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盯着男人那双如寒冬般蔑视的眼睛,怒火冲破了一切,雷狮松开手掌后立刻抓住了对方的衣领,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手臂用力狠拽,伴随着“咚——”地一声,他用额头狠狠撞上了对方的额头。

两人脑门上都渗出了血渍,身体摇摇晃晃地拉开了距离,眼神凶狠地瞪着对方犹如两头被激怒的野兽,男人大口喘着气,雷狮出了一身汗,他警惕地盯着对方,脚慢慢往后挪动,男人发现了他的小动作,脸色一变,立即冲了上来。

但雷狮更快,他跑到了客厅墙上的挂画位置,手从后面摸出一个东西握在手中,男人冲过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按在墙上,与此同时,雷狮手里的东西也抵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男人动作一滞,这触感再熟悉不过了,他甚至不用低头,就知道抵在自己小腹上的是什么。

“后退,格瑞。”

雷狮手中握着一把黑色的FN57,口中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同行?”男人,格瑞的眼神变得微妙起来,他举起双手,后退了几步。

雷狮双手握枪抬高了位置对准了格瑞的脑袋,他的手很稳,拿起枪的时候,眼神都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没想到能在安全屋附近遇到同行,我也真是够倒霉的。”雷狮挑了挑眉,慢慢说道:“我查了你的手机,破解了你的密码。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你的衣服我烧了,枪我缴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你出现在那吓我一跳,还以为仇家找上门了。”

他晃了晃枪,身体稍微放松了些:“现在,你能说说你的事了吧?”

格瑞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他抿紧嘴唇,几乎把不情愿几个字写在脸上,最终还是费劲地开口:“任务出了点差错,我被雇主出卖了,他觉得我知道的情报太多,想灭口,不过我逃了。”

他被几人围攻,身上挨了几棍子,腹部和大腿也挨了几刀,虽然没有伤及要害却也绝对不是小伤,他扯烂了衣服做成布条简单包扎防止失血过多,一路狼狈逃窜。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地步,只是凭着本能的奔跑,直到耗尽最后一丝力气。

雷狮把他从垃圾堆里拖出来,背回家后立刻就发现了他的身份。

这间公寓是雷狮藏身的安全屋之一,他伪装成一个不怎么出门的自由撰稿人,其实早就黑掉了小区的所有安保系统,只需要在电脑上动动手脚,就能造出近乎完美的假证。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家里利用自己的情报网整合资料,制定方案,确保杀人时万无一失,后续的收尾也工作也向来干净利落,除此以外他从不会给雇主透露过多关于自己的信息,始终保持着神秘。

所以,当格瑞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雷狮也被吓了一跳。

“所以你现在……喂!”

雷狮还想说什么,他猛地瞟见格瑞的衣服腰部位置渗出一片红色,脸色立马变了,他想也没想便收起了枪,走了过去。

“你的绷带开了,躺好,我给你重新包一下。”

雷狮的手才刚碰到他,他便剧烈颤抖了一下,脸色发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看来刚刚的那几下格斗显然是在硬撑。

“躺下。”

雷狮用了命令的句式,格瑞死死地瞪着他的眼睛,没有动作。

那双眼睛里因为痛处而略显湿润。该死,雷狮咒骂,这总能影响到他。

迫于无奈,雷狮只好把枪放回了原处,他扭过头发现格瑞已经摇摇晃晃地往沙发走去,身子一歪,狼狈地躺在了上面。

雷狮从浴室里拿了纱布和替换的药过来,之前格瑞清醒过来后雷狮就让他去浴室自己处理伤口,所以东西也都放在了里面。

即使到了这个地步,银发的杀手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他浑身都很僵硬,但还是很顺从地撩开了衣服让雷狮帮他处理伤口。

因为刚才的剧烈动作,伤口明显裂开了,纱布和碎 / 肉几乎黏在一起,雷狮用镊子一点点帮他挑开,格瑞发出了“嘶”地抽气声,身体颤栗着,手却握紧了,雷狮瞟了眼发现他的指甲都要嵌入肉里了,说道:“你越紧张越疼,我要想杀你,还会多费这个功夫?”

“你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人……啊……”

雷狮猛地用力,格瑞猝不及防地发出了一声呻吟,眼圈都红了,瞪着雷狮的眼神毫无杀伤力简直像只挥舞着肉爪子的猫。

雷狮笑了,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好在后来格瑞也终于老实地放松了,他快速帮对方换好了纱布,一切做完之后,空气里血腥味被酒精和药水的味道逐渐掩盖。

“你应该得到报酬。”

格瑞看着雷狮的背影说,雷狮正在收拾刚才被他们搞的乱七八糟的屋子。

“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格瑞一边说,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你的烟呢,给我一根。”

“咔嚓。”

枪上膛的声音让格瑞浑身一震,他猛地坐起身,雷狮已经重新握上了枪对准了他的头。

“是啊,我应该得到报酬,不过,我们是同行,你也知道,我要的钱不会是个小数目。”

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雷狮举着枪朝格瑞靠近,他坐到了沙发上,格瑞谨慎地挪动身体,但空间有限,他知道自己逃不到哪去。

“你开价。”

格瑞吞咽了下喉咙,他有点慌,眼前的男人阴晴不定,让人完全琢磨不透在想什么,如果形容的话,雷狮给他的感觉就像条蛇,随时吐着信子用那双阴狠的目光盯着猎物,只要稍微放松警惕,就会猛地扑上来咬破自己的皮肉。

“你都这样了,估计一时半会接不了什么工作,我不会拿你的‘血汗钱’。我们玩点别的。”那双紫色的眼眸里逐渐浮现出暧昧的情色味道,格瑞头皮发麻,他已经猜到了对方想要什么,根本不想听对方嘴里接下来的话。

“为了个破任务,我一个人守这已经两个月了,憋得要死,帮我解决一下?”

“你在开什么玩笑!”

格瑞怒吼,然而下一秒雷狮的枪口就抵在了他腹部刚刚包扎好的位置,雷狮凑近了身体,他身上有着和格瑞相似的硝烟与血的味道。

“对了,我的名字是‘雷狮’,你待会可以这么喊我。”


【2走外链】

【2防河颠倒】


「3」

 

雷狮把狙击枪放入高尔夫球袋,他刚结束了一个不错的委托,趁着人群慌乱的时候混出了球场。

开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天空中坠下了细细的雨丝,天气预报说晚上会转雷阵雨,这场雨会把帮他把暗杀的痕迹洗净。

手机里提示一笔不小的金额到账,他心情颇为愉快地吹着口哨乘上电梯,打开家门的时候身体顿了一下,做sha/手要想活的久,神经自然很min感,稍微有一点不对劲他都能马上察觉出来。

雷狮掏出了一把手枪,谨慎地推开了门,突然一道黑影窜了上来,他赶忙举枪正准备攻击,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

“喂,别紧张。”

手指离开了扳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扑到了自己怀里“喵喵”叫个不停,雷狮赶紧抱住防止它抓坏自己的衣服,那是一个月前他走失的白猫,它明显饿瘦了,皮毛干净散发着沐浴露的香味,看样子是刚洗完澡。

“真是稀客啊。”

雷狮揉了揉猫的后颈,他抬头看着房间里的另外一人——格瑞。

“我看你房门没锁好就进来了,你还真是悠哉啊,雷狮。”格瑞靠在墙上,对撬开别人家门锁还擅自使用别人房间这件事说得毫无愧疚,甚至理所当然,他掏出手机把屏幕举到雷狮面前:“悬赏这么高的金额指定我来杀你,还这么毫无防备,你要质疑你的专业能力了。”

“哦?那我们可以来比一比,上次还没分出胜负吧。”

雷狮笑了起来,眼前的银发男人还穿着上次离开时“借”走的雷狮的那套衣服,他的伤已经完全愈合,头发梳得很精神,气色也看上去好了许多。

“可以试试啊,但你打不过我的。”格瑞也笑了一下,他的笑容很浅,转瞬即逝,但眼神却很柔和。

“所以你到底怎么想,干掉我,然后拿钱走?不过你真的干掉我可能就拿不到钱了。”

两人的距离拉近到只有一步之遥,白猫在雷狮的怀里来回蹭着撒娇,看上去它是在外面吃够了苦头才想起有家的好处。

格瑞勾住了雷狮的脖子,在彼此的嘴唇再无距离之前,他轻声说:

“我只不过是把你走丢的猫送回来而已,怎么样,要养吗?”


-END-



    14 522 2018-10-14 是给 @Ez 迟到的生贺!! 杀手PARO 预警: 有非自愿性的强制X行为! 石墨:【迷途猫】 「序」 雷狮的猫在一个晚上溜走了。 准确来说,那不是他的猫,只是某个下雨天,那小野猫被淋成了落汤鸡,躲到他家的屋檐下避雨,他一时兴起打开拉门让它进到了屋子里,算是给他一方避雨之地,又看它一身白色的毛发生得漂亮,便施舍给它点吃的而已。 那晚雷狮回到公寓,他打开门,感觉有一只毛绒绒的敏捷地从脚边跑过,还撞了下他的小腿,他正提着装满啤酒的袋子,趔趄了一下站稳后才反应过来他的猫溜走了。 外面还下着雨,雷狮想了一下还是放下袋子追了出去。 他没想过要让那只猫留下来,追出去多半也只是本能使然。 那只猫步伐飞快,雷狮在楼梯间捕捉到它一闪而过的身影,急忙飞奔过去,他跑到了楼下,四处张望,最后目光锁定在两栋楼之间的一个过道里。 外面的雨势比起他下午去超市那会已经小了许多,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他的身上,他的头发微微潮湿,他随便撩了一下黏在脸颊的碎发,慢慢走进了漆黑的过道。 这个过道里摆着几个大型的分类垃圾桶,用于两栋楼的居民放置垃圾,潮湿的雨天,过道里的味道很不好闻,雷狮皱了皱鼻子,他张望了一下怎么也没看到猫的身影,便打退堂鼓准备回去了。 “呃……” 正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一声呻吟,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那声音气若游丝,痛苦不堪,在安静的通道里和风声混合在一起,让人背脊发毛。 鬼使神差的,雷狮停下了脚,他竖起耳朵,微弱的呼吸声在耳边越来越清晰。 好奇心会杀死猫——这种话可不适用于雷狮,他循着声音走到了那堆垃圾桶的前面,双眼逐渐适应了黑暗,借着通道外面的路灯投射进来的碎光他终于看清楚了那声音的来源—— 一个衣服上沾满了血迹的银发男人倒在垃圾堆之中。 「1」 雷狮思考了一会,还是把那身散发着恶臭的脏衣服用打火机点着后扔进了铁盆子里。 等烟散干净,他回到屋里的时候,陌生男人刚冲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他穿着雷狮的T恤和休闲裤,上衣略微大了一码,宽松的领口露出线条锋利的锁骨,银色的长发垂在双肩,他没用吹风机,水珠顺着脖子往下滑,很快衣领就湿了一大片。 “你他妈……” 雷狮心里无端冒出一阵火气,那衣服他穿很久挺喜欢的一件,他脏话还没说完,男人打断了他。 “我的东西在哪里?” 上来就是质问的语气,和先前虚弱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 “在这之前,你不觉得你有其他要说的吗?”雷狮摸了摸兜,他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朝面前人递了过去。 “要吗?” 格瑞没接。 “话说你对我这个‘救命恩人’开口的第一句话是这个?关于你的名字,你从哪来的,交代一下吧……” “把东西给我,我要走了。” 这是雷狮第二次被打断了,男人那张脸上依然没任何表情的波动,好像雷狮刚才说的根本就是在放屁,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雷狮先是冷笑了一声,他把烟吐到地上,往前走了一步,他个头要高上一些,得以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汽车旅馆?提醒你一下,你的命是我捡回来的。你觉得你说走就可以随便走?” 男人那张死人脸上终于有所动容,雷狮瞥见他颜色一沉,心里下意识地一抖,袭击在瞬间发生—— 男人显然没兴趣和雷狮浪费时间,他的拳头由下而上瞄准了雷狮的下巴,后者吃了一惊,反应极快用手掌拍掉了对方的攻势,紧接着雷狮利用男人往前的惯性,敏捷的侧身闪躲,同时出手用手臂卡住了对方的脖子。 “看来,还真是只野猫啊?”雷狮轻笑一声,男人的喉咙里挤出一声沙哑的呻吟,雷狮只觉得耳根子都酥了,接着雷狮的腹部就遭到了狠狠的一记肘击,这一下令雷狮几乎疼得干呕出来,他手臂一松,男人立刻用力去拉他的小臂,同时身体下蹲往侧倾倒,雷狮失去平衡,一阵天旋地转——他被男人摔倒在了地上。 “靠!”雷狮怒吼一声,男人并没有就此作罢,他扑上去骑在了雷狮的腰上,浑身肌肉绷紧,故意施力想让雷狮动弹不得,他紧抓着雷狮的衣领,贴近了脸,冷酷地说:“我再说一次,我的东西在哪里?” 头顶上的灯被身影挡着,雷狮的眼前一片摇晃的光圈,男人的紫色眼眸就像是闪着光的玻璃珠——雷狮忽然发现男人的有着和自己相似的眸色。 嘴上勾起一丝笑意,雷狮舔了舔嘴唇,语调暧昧:“想要回你的东西?那你也得拿出点诚意吧?” 他话音刚落立即开始反击,双手抓住男人掐着自己衣领的右臂,用力下压对方的小臂,同时抬起膝盖,双腿竖起,脚跟扣住了对方的左脚背,刚刚是男人压住了他,而现在是雷狮抓住了对方,男人脸色一变他用力挣扎却没想到雷狮的力气极大,紧接着雷狮一个翻身,两人位置对调,他将男人压在了身下。 “喂,别动啊。” 两人的身体几乎严丝缝合地贴在一起,男人的双腿因为刚才的钳制还卡在雷狮的腰上,雷狮说话时湿/re的气流喷洒在他的脸上,他暧/昧地盯着那双情绪复杂的眼睛,笑得一脸得逞。 “再动的话,我要硬了。” “我看你是想死。” 明明是处于下风,但男人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挫败的意思,反而——那双眼睛里的怒意越发明显,雷狮注意到他浑身因发力过猛而战栗,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势与刚刚完全不同,他背脊一凉,想要撤身却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猛地挣脱开雷狮的钳制,接着由下至上朝雷狮的小腹上狠狠来了一拳—— 雷狮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男人顺利挣脱,站起身把雷狮从地上捞起来,举起拳头朝着他的脸狠狠砸来。 预料之中的痛击并没有发生,在最后一秒,雷狮用手掌死死接住了男人的拳头,他死咬着嘴唇,浑身都在发抖,关节用力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盯着男人那双如寒冬般蔑视的眼睛,怒火冲破了一切,雷狮松开手掌后立刻抓住了对方的衣领,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手臂用力狠拽,伴随着“咚——”地一声,他用额头狠狠撞上了对方的额头。 两人脑门上都渗出了血渍,身体摇摇晃晃地拉开了距离,眼神凶狠地瞪着对方犹如两头被激怒的野兽,男人大口喘着气,雷狮出了一身汗,他警惕地盯着对方,脚慢慢往后挪动,男人发现了他的小动作,脸色一变,立即冲了上来。 但雷狮更快,他跑到了客厅墙上的挂画位置,手从后面摸出一个东西握在手中,男人冲过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按在墙上,与此同时,雷狮手里的东西也抵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男人动作一滞,这触感再熟悉不过了,他甚至不用低头,就知道抵在自己小腹上的是什么。 “后退,格瑞。” 雷狮手中握着一把黑色的FN57,口中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同行?”男人,格瑞的眼神变得微妙起来,他举起双手,后退了几步。 雷狮双手握枪抬高了位置对准了格瑞的脑袋,他的手很稳,拿起枪的时候,眼神都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没想到能在安全屋附近遇到同行,我也真是够倒霉的。”雷狮挑了挑眉,慢慢说道:“我查了你的手机,破解了你的密码。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你的衣服我烧了,枪我缴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你出现在那吓我一跳,还以为仇家找上门了。” 他晃了晃枪,身体稍微放松了些:“现在,你能说说你的事了吧?” 格瑞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他抿紧嘴唇,几乎把不情愿几个字写在脸上,最终还是费劲地开口:“任务出了点差错,我被雇主出卖了,他觉得我知道的情报太多,想灭口,不过我逃了。” 他被几人围攻,身上挨了几棍子,腹部和大腿也挨了几刀,虽然没有伤及要害却也绝对不是小伤,他扯烂了衣服做成布条简单包扎防止失血过多,一路狼狈逃窜。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地步,只是凭着本能的奔跑,直到耗尽最后一丝力气。 雷狮把他从垃圾堆里拖出来,背回家后立刻就发现了他的身份。 这间公寓是雷狮藏身的安全屋之一,他伪装成一个不怎么出门的自由撰稿人,其实早就黑掉了小区的所有安保系统,只需要在电脑上动动手脚,就能造出近乎完美的假证。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家里利用自己的情报网整合资料,制定方案,确保杀人时万无一失,后续的收尾也工作也向来干净利落,除此以外他从不会给雇主透露过多关于自己的信息,始终保持着神秘。 所以,当格瑞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雷狮也被吓了一跳。 “所以你现在……喂!” 雷狮还想说什么,他猛地瞟见格瑞的衣服腰部位置渗出一片红色,脸色立马变了,他想也没想便收起了枪,走了过去。 “你的绷带开了,躺好,我给你重新包一下。” 雷狮的手才刚碰到他,他便剧烈颤抖了一下,脸色发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看来刚刚的那几下格斗显然是在硬撑。 “躺下。” 雷狮用了命令的句式,格瑞死死地瞪着他的眼睛,没有动作。 那双眼睛里因为痛处而略显湿润。该死,雷狮咒骂,这总能影响到他。 迫于无奈,雷狮只好把枪放回了原处,他扭过头发现格瑞已经摇摇晃晃地往沙发走去,身子一歪,狼狈地躺在了上面。 雷狮从浴室里拿了纱布和替换的药过来,之前格瑞清醒过来后雷狮就让他去浴室自己处理伤口,所以东西也都放在了里面。 即使到了这个地步,银发的杀手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他浑身都很僵硬,但还是很顺从地撩开了衣服让雷狮帮他处理伤口。 因为刚才的剧烈动作,伤口明显裂开了,纱布和碎 / 肉几乎黏在一起,雷狮用镊子一点点帮他挑开,格瑞发出了“嘶”地抽气声,身体颤栗着,手却握紧了,雷狮瞟了眼发现他的指甲都要嵌入肉里了,说道:“你越紧张越疼,我要想杀你,还会多费这个功夫?” “你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人……啊……” 雷狮猛地用力,格瑞猝不及防地发出了一声呻吟,眼圈都红了,瞪着雷狮的眼神毫无杀伤力简直像只挥舞着肉爪子的猫。 雷狮笑了,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好在后来格瑞也终于老实地放松了,他快速帮对方换好了纱布,一切做完之后,空气里血腥味被酒精和药水的味道逐渐掩盖。 “你应该得到报酬。” 格瑞看着雷狮的背影说,雷狮正在收拾刚才被他们搞的乱七八糟的屋子。 “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格瑞一边说,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你的烟呢,给我一根。” “咔嚓。” 枪上膛的声音让格瑞浑身一震,他猛地坐起身,雷狮已经重新握上了枪对准了他的头。 “是啊,我应该得到报酬,不过,我们是同行,你也知道,我要的钱不会是个小数目。” 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雷狮举着枪朝格瑞靠近,他坐到了沙发上,格瑞谨慎地挪动身体,但空间有限,他知道自己逃不到哪去。 “你开价。” 格瑞吞咽了下喉咙,他有点慌,眼前的男人阴晴不定,让人完全琢磨不透在想什么,如果形容的话,雷狮给他的感觉就像条蛇,随时吐着信子用那双阴狠的目光盯着猎物,只要稍微放松警惕,就会猛地扑上来咬破自己的皮肉。 “你都这样了,估计一时半会接不了什么工作,我不会拿你的‘血汗钱’。我们玩点别的。”那双紫色的眼眸里逐渐浮现出暧昧的情色味道,格瑞头皮发麻,他已经猜到了对方想要什么,根本不想听对方嘴里接下来的话。 “为了个破任务,我一个人守这已经两个月了,憋得要死,帮我解决一下?” “你在开什么玩笑!” 格瑞怒吼,然而下一秒雷狮的枪口就抵在了他腹部刚刚包扎好的位置,雷狮凑近了身体,他身上有着和格瑞相似的硝烟与血的味道。 “对了,我的名字是‘雷狮’,你待会可以这么喊我。” 【2走外链】 【2防河颠倒】 「3」 雷狮把狙击枪放入高尔夫球袋,他刚结束了一个不错的委托,趁着人群慌乱的时候混出了球场。 开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天空中坠下了细细的雨丝,天气预报说晚上会转雷阵雨,这场雨会把帮他把暗杀的痕迹洗净。 手机里提示一笔不小的金额到账,他心情颇为愉快地吹着口哨乘上电梯,打开家门的时候身体顿了一下,做sha/手要想活的久,神经自然很min感,稍微有一点不对劲他都能马上察觉出来。 雷狮掏出了一把手枪,谨慎地推开了门,突然一道黑影窜了上来,他赶忙举枪正准备攻击,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 “喂,别紧张。” 手指离开了扳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扑到了自己怀里“喵喵”叫个不停,雷狮赶紧抱住防止它抓坏自己的衣服,那是一个月前他走失的白猫,它明显饿瘦了,皮毛干净散发着沐浴露的香味,看样子是刚洗完澡。 “真是稀客啊。” 雷狮揉了揉猫的后颈,他抬头看着房间里的另外一人——格瑞。 “我看你房门没锁好就进来了,你还真是悠哉啊,雷狮。”格瑞靠在墙上,对撬开别人家门锁还擅自使用别人房间这件事说得毫无愧疚,甚至理所当然,他掏出手机把屏幕举到雷狮面前:“悬赏这么高的金额指定我来杀你,还这么毫无防备,你要质疑你的专业能力了。” “哦?那我们可以来比一比,上次还没分出胜负吧。” 雷狮笑了起来,眼前的银发男人还穿着上次离开时“借”走的雷狮的那套衣服,他的伤已经完全愈合,头发梳得很精神,气色也看上去好了许多。 “可以试试啊,但你打不过我的。”格瑞也笑了一下,他的笑容很浅,转瞬即逝,但眼神却很柔和。 “所以你到底怎么想,干掉我,然后拿钱走?不过你真的干掉我可能就拿不到钱了。” 两人的距离拉近到只有一步之遥,白猫在雷狮的怀里来回蹭着撒娇,看上去它是在外面吃够了苦头才想起有家的好处。 格瑞勾住了雷狮的脖子,在彼此的嘴唇再无距离之前,他轻声说: “我只不过是把你走丢的猫送回来而已,怎么样,要养吗?” -END-

简单整理《绣春刀2修罗战场》致敬《剑风传奇》的部分

一时兴起又去温习了《绣春刀2》的一些镜头,真的拍的太美了!!作为剑风粉当初在电影院看真的是超级激动TAT!!

稍微整理一点,也有从贴吧那里搜来的。等有时间再系统的做一下……

主要的是最后决战那部分,不过片子的整体理念其实也能感受到导演很受《剑风》的影响。


电影部分:







《剑风传奇》这里先截了下漫画部分,剧场发现以前的资源都没有了,等我找到资源再截。







嘎子的百人斩,剑风最经典的剧情之一。

然后下面的截图是贴吧的截,这里整理一下。










然后其实沈炼的武器里用弩箭的那个也是嘎子后期有使用过的~

看的时候真的是……非常的感动啊。

总之无论是《绣春刀》还是《剑风传奇》都太好看了,强烈安利。

等有时间再好好写写影评和感想吧OTZ

听说导演开头是致敬《浪客行》,但是我没看过,之后可能也会做下整理

【麦源麦】《When I Think of You》(一发完)

合志稿混更。虽然重新来看还有很多缺陷和不足的地方,但总体来说是去年我自己认为写的比较满意的一篇了。
源氏寄的礼物都是有实物的考据,不过我对细节做了一些更改。
最开始想表达的主题是「记忆」,记忆是具有不真实性和欺骗性的,如果期盼的过去是真正发生过的话,那是不是结局也不一样呢?
但好在,他们还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一发完


【源藏】《Touch me》PWP一发完

之前给赫老师本子的G文,突然翻出来浑个更~
我觉得写的不太好,所以不好意思再看一遍了,其实忘了自己写的啥,瞄了两眼好像是视频play吧…… 

1  2

今天看影评感觉有几句话拿来讲现在的同人也很有道理——
「爱情没有幼稚不幼稚,只有真不真,用很幼稚的手法讲一段很假的爱情」「反正我就是爱你,你就是爱我,这就是上帝盖了章的宿命,你不要再挣扎了」
——这是我现在看很多同人(当然包括我自己写的大部分,也特别容易犯这个毛病)的最直观的感受了。
有的CP原本就有一些深厚的感情背景线在里面,那么同人在创作的时候就比较容易一些,根据官方给到的东西再进行自己理解的二次创作,就算个人的描写能力有限,写不出真切的感情,但是只要差不多,大家也能从原作本身的感情基础和你想表达的东西中找到共鸣。
但是如果本身在官方中互动就不多,且没有太多的深厚的感情基础。(我觉得由爱生恨也很好讲,但如果官方给到的连恨都没有很深的话,就很难了),当然这种前提下给同人创作发挥的空间很足,却也非常考验作者的创作能力。
很多人(嗯是的当然包括我)就会急于想让角色早一点在一起,(NOW!SEX!)然后他们的感情成长、逻辑就会变得非常脆弱,最终成为——
「反正我就是爱你,你就是爱我,这就是上帝盖了章的宿命,你不要再挣扎了」
这样的感觉!!
所以这就是为啥文章有时候会看着很尴尬的原因。

嘴上说着我愿意为了你去死,我要把你XX到怀孕,我要承担你的人生——

承诺、宣言这种当然没问题,但前提是你的情节和感情铺垫到位了,否则只会让人觉得很莫名其妙——他俩怎么就爱上了???
如果是成年人角色,那我觉得除非角色本身就是傻白甜,否则有点脑子成熟一些的都会考虑到承诺的代价和背后的含义,因为时间让他们经历了很多,他们应该会看的更远、考虑的更多,话语也就变得成难说出口。
如果是年轻人的角色,说出誓言当然是很帅气,在最单纯的年纪可以不考虑那么多的去放肆爱自己的人,是很有魅力的年轻人的爱情。但是,如果因此把角色写成了恋爱脑,本来写爱情向CP就容易弱化角色本身对其他事物的追求,再极端一点,写成满脑子只有得到对方,如何和对方怎样OOXX的话,我觉得就有点避重就轻,角色本身的魅力都没有了,故事也没有那么能触动人了。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和感触。
还有另外一点感触就是,我发现其实很多人根本就不在意这些。
很多人根本不在意角色有没有魅力、爱情真不真切、故事有没有逻辑,他们只在意的是,挂着自己喜欢角色名字的两个木头人,何时能够尽早的单纯的SEX以及玩出如何花哨的噗类。
这才是最让人难过的。


    13 113 2018-02-03 今天看影评感觉有几句话拿来讲现在的同人也很有道理——「爱情没有幼稚不幼稚,只有真不真,用很幼稚的手法讲一段很假的爱情」「反正我就是爱你,你就是爱我,这就是上帝盖了章的宿命,你不要再挣扎了」——这是我现在看很多同人(当然包括我自己写的大部分,也特别容易犯这个毛病)的最直观的感受了。有的CP原本就有一些深厚的感情背景线在里面,那么同人在创作的时候就比较容易一些,根据官方给到的东西再进行自己理解的二次创作,就算个人的描写能力有限,写不出真切的感情,但是只要差不多,大家也能从原作本身的感情基础和你想表达的东西中找到共鸣。但是如果本身在官方中互动就不多,且没有太多的深厚的感情基础。(我觉得由爱生恨也很好讲,但如果官方给到的连恨都没有很深的话,就很难了),当然这种前提下给同人创作发挥的空间很足,却也非常考验作者的创作能力。很多人(嗯是的当然包括我)就会急于想让角色早一点在一起,(NOW!SEX!)然后他们的感情成长、逻辑就会变得非常脆弱,最终成为——「反正我就是爱你,你就是爱我,这就是上帝盖了章的宿命,你不要再挣扎了」这样的感觉!!所以这就是为啥文章有时候会看着很尴尬的原因。嘴上说着我愿意为了你去死,我要把你XX到怀孕,我要承担你的人生——承诺、宣言这种当然没问题,但前提是你的情节和感情铺垫到位了,否则只会让人觉得很莫名其妙——他俩怎么就爱上了???如果是成年人角色,那我觉得除非角色本身就是傻白甜,否则有点脑子成熟一些的都会考虑到承诺的代价和背后的含义,因为时间让他们经历了很多,他们应该会看的更远、考虑的更多,话语也就变得成难说出口。如果是年轻人的角色,说出誓言当然是很帅气,在最单纯的年纪可以不考虑那么多的去放肆爱自己的人,是很有魅力的年轻人的爱情。但是,如果因此把角色写成了恋爱脑,本来写爱情向CP就容易弱化角色本身对其他事物的追求,再极端一点,写成满脑子只有得到对方,如何和对方怎样OOXX的话,我觉得就有点避重就轻,角色本身的魅力都没有了,故事也没有那么能触动人了。——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和感触。还有另外一点感触就是,我发现其实很多人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很多人根本不在意角色有没有魅力、爱情真不真切、故事有没有逻辑,他们只在意的是,挂着自己喜欢角色名字的两个木头人,何时能够尽早的单纯的SEX以及玩出如何花哨的噗类。这才是最让人难过的。
© 梓医生/Powered by LOFTER